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在快手写诗的农妇:用诗句为生活开个透气孔 本报记者刘梦妮 韩仕梅的一天从清晨6点开始。” 女儿也支持韩仕梅在
菜单导航

在快手写诗的五旬农妇:用诗句为生活开个透气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1年04月01日 11:59:53

  在快手写诗的农妇:用诗句为生活开个透气孔

  本报记者刘梦妮

  韩仕梅的一天从清晨6点开始。起床后,她便赶去附近的一家工厂,给那里的工人做饭,一天三顿,还要打扫卫生,除了春节,全年无休,每月收入能有2800元。除此之外,12亩地的农活和各种家务几乎将她的生命填满。只有拿起手机写诗,或者与快手上的诗友网友交流,她才能得到片刻喘息。

  “和树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苦,和墙生活在一起不知有多痛”“我吃了女人吃不了的苦,遭了女人遭不了的罪,我很无奈,每天还得面对朝起暮落”。在网上,她尽情倾吐对命运的不甘。

  “万道山峦叠屏障,曲意伴随山泉行”“柳枝新装桃花香,鸳鸯戏水逐荷塘”。构思诗句时,她的目光不再局限于三点一线的工厂、农田、宅屋,而是越过河南农村的黄土,勾勒出更广阔世界里的美。

  “虽是同床两相望,无言以对心寒凉”“为奴不问红尘事,泪已流干两鬓霜”。写诗时,她终于可以做一回真正的自己,倾诉内心的苦痛,而不是在现实生活中沉默着为一大家子操心的妻子、母亲、儿媳。

  韩仕梅管自己写的东西叫“顺口溜”,说自己在“瞎编”。但她在快手上发布的100多首作品中,每一首下面,都有好几百个点赞与评论。

  “心累化作一缕烟/飞向那高高的蓝天……阳光透过云朵/它告诉我/我被乌云遮的时候/也会奋力向前/给你带来一丝的温暖”。3月2日,受“为你读诗”平台邀请,韩仕梅用她带着浓厚河南口音的普通话,隔空为网友朗读自己的作品《心语》。有网友留言:“诗人的声音一出,眼睛就湿润了。生命的韧性与张力,让我不得不赞叹,不得不去热爱它。”

  今年50岁的韩仕梅,是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的一位普通农妇。如果不是在快手上写诗,表达自我做回自己,她生命的天空将一直和河南乡村的普通农妇一样。她甚至觉得更低矮,更压抑。采访中,聊起自己的人生与命运,她数次发出重重的叹息。

  “没人能体会我一生的心情”

  “如果我一直把书念下去,应该有机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吧”

  韩仕梅毫不讳言自己对母亲的怨恨。

  因为趴着出生,她被母亲认定为不孝之人,差点被溺死在尿桶里,是父亲和两个姐姐一起救下了她。2005年母亲去世,生病卧床的日子里,6个儿女中,韩仕梅照顾得最多。“恨归恨,毕竟还有养育之恩啊。”韩仕梅说。

  但她对母亲的怨恨,并不是因为出生时的这场风波。“我这一辈子就是被她毁了啊。”读书时,韩仕梅的成绩很好,每次考试都是班里前几名,但初二念了一半,就在母亲的强迫下退学了。

  这份隐痛一直深埋在韩仕梅心里,结婚后好长一段时间里,她常常做一个同样的梦,梦见自己继续读书,考上了大学。“后来老了,就不做这样的梦了。”

  “如果我一直把书念下去,应该有机会成为一个真正的诗人吧。”很多年过去了,韩仕梅仍有深切的遗憾。

  19岁那年,母亲收了3000元彩礼,强迫韩仕梅嫁给一个智力有轻微障碍的男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河南农村,3000元可以说是一笔巨款了。韩仕梅不想嫁给那个“交流不成”的男人,她找各种理由拖了3年,也反抗了3年,还是没能拧得过母亲。出嫁换来的这笔钱,化成了娘家几间新瓦房,弟弟也因此说上了媳妇。

  不只是她,她3个姐姐的婚姻,按她的话说,也是母亲“一手包办的”,也都收了金额不等的彩礼。

  娶韩仕梅让丈夫家背负了巨额债务,那些年,要账的人络绎不绝,“有时一天要来3拨”。为了还账,韩仕梅种辣椒,进工厂打工,从早站到晚,一刻不歇,脚都站肿了。她甚至还和男人一起,修路打桩,一天要推100多车土,还扎过钢筋,截过钢筋,当时全村一共去了4个女人,只有韩仕梅一人坚持了下来。

  “只要能挣钱,什么活我都愿意干。”苦和累也没能换来安逸的生活,结婚的彩礼钱还清了,又盖房子,盖房子的钱还清了,又盖楼房,再加上照顾一家老小,20多年里,韩仕梅很难有喘口气的时间。

  丈夫不管事,家中里里外外都要韩仕梅操心。盖房需要的钢筋水泥,是她张罗购买;盖房需要的劳动力,是她去请;连找亲戚朋友借钱,也全是她出面。在工厂打工那几年,旺季常常需要加班,有一天韩仕梅忙到夜里12点才回到家,丈夫竟然一直等着她回来做晚饭。“他什么家务都不做,有一次我跟他吵架,赌气一个月不帮他洗衣服,他的衣服就真的一个月都没洗。”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