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更有专门配制含有罂粟粉的干货香料的卖家在网上出售各类“秘制”烧烤料、龙虾料、卤味料、麻辣烫料等。梁山称
菜单导航

多个中药材集散地存罂粟壳地下交易 多流向小吃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1年05月29日 15:52:32

  暗访丨多个中药材集散地存罂粟壳地下交易,多流向小吃市场

  烟雾缭绕的餐馆包厢中,梁山眯着眼,一边抽烟一边不停地问记者的身份信息。

  反复试探多次后,他确定记者不是“钓鱼”的警察,用眼神示意手下将纸袋装着的罂粟壳递给记者验货。他依旧不放心,让记者把手机放在一边,以防偷拍录音。验完货,他又立即让手下将罂粟壳揣在怀里带走。“说好听的是卖中药,说不好听的就是贩毒,比卖枪风险都大。”他吐出一口烟,幽幽地说。

  作为一名拥有实体公司的中药材商,梁山自称手里有几百公斤的罂粟壳存货,每月会给做卤味熟食的摊贩及某知名餐饮品牌供货。

  这是国内罂粟壳“黑市”的一角。

  2021年3月底至5月中旬,澎湃新闻()赴多地调查发现,多个国内的主要中药材集散地存在罂粟壳地下交易,多个药材商称他们长期以每斤500至700元不等的价格向从事卤味熟食、小吃早餐的摊贩或门店供货。

  此外,澎湃新闻搜索发现,部分来自云南、甘肃的网络卖家直接搭建名称带有“罂粟、大烟、米壳”字样的QQ群,以寻觅买方、验货叫卖。更有专门配制含有罂粟粉的干货香料的卖家在网上出售各类“秘制”烧烤料、龙虾料、卤味料、麻辣烫料等。

  对罂粟壳的市场需求,主要源于一些餐饮商家迷信在食品中添加罂粟壳(粉、籽)可“提味增香”,并使食客上瘾,但有专家告诉澎湃新闻,实验表明,罂粟壳的作用被过度神化,传言中 “提香上瘾”的作用实际并不明显。此外,有研究称,长期使用含有罂粟壳或其提取物的汤料,会出现发冷、出虚汗、乏力、面黄肌瘦、犯困等症状,并造成人注意力和记忆力功能衰退,严重时可能对神经系统、消化系统造成损害,出现内分泌失调,甚至导致呼吸停止而死亡。

  “说不好听的就是贩毒”

  梁山让手下递给记者的纸袋中装有七八个白褐色、品相完好的罂粟壳,摇晃间可以听到罂粟籽摩擦的沙沙声。

  “都没刮过浆。”梁山说的“刮浆”指罂粟果成熟后割乳浆提取鸦片,割浆采集后罂粟果表面会有深色刀割痕迹。他指着其中一个罂粟壳给记者看,罂粟壳表面未有割痕。

  罂粟是制取鸦片的主要原料,同时其提取物也是多种镇静剂的来源。罂粟壳(俗称大烟壳、米壳)即为罂粟果实成熟后经过干燥处理的果壳,呈椭圆形或瓶状卵形。罂粟壳内含吗啡、可待因、罂粟碱等生物碱类物质,虽含量较鸦片小,但久服会对人体肝脏、心脏造成慢性毒害作用,属国家管制的毒品。长期以来,公安部门严厉打击走私、贩卖、运输、制造、非法持有罂粟壳的违法现象。

  梁山称,他现在手里还有600斤存货,手中的罂粟壳基本从农村偷偷种植罂粟的老人处收购而来,自己也少量地和其他中药材套种些,绝对比来自“金三角缅北”地区的走私货品质好。当地也就他和另外一家药材商有货。

  “我们行话叫米壳,不叫大烟壳、罂粟壳,你一说这个(米壳)就知道了。”验货现场,梁山解释,这几年禁毒形势严峻,原先市场上每斤罂粟壳也就两三百元,现在涨到每斤六七百元,且在不断上涨,属于“有价无市”的东西。

  梁山称,他的客户几乎都来自熟人介绍,一般是餐饮商家,以卖卤菜的居多,一个商家一次性要的不多,也就两三公斤。“昨天(3月22日)过来一个客户,拿了20斤货。”

  根据梁山的说法,商家会直接拿罂粟壳煮汤,一般煮两次就要扔掉,或磨成细粉与其他调味料按照比例混在一起熬汤。“少放点有用且检测不出来。”梁山称,他自己在家做排骨、炖汤也会添加罂粟粉,或用馒头蘸罂粟籽吃。

  交谈中,梁山多次声称,某知名火锅餐饮品牌的北京分部每个月至少从他这儿拿500多公斤的罂粟壳,然后分销给门店。记者对此表示怀疑,而梁山只让记者看了该买家的微信朋友圈,显示对方时常会发布关于该餐饮品牌的动态消息。

  梁山称,客户买罂粟壳后并不能单独发货,还得买点八角桂皮草果等香料,混搭磨成粉发货。

  此外,梁山称,发货时客户留的地址也不用写得很详细,他会用不验视的物流发货。“包装破破烂烂,没人管,物流到收货地后会打电话给收件人。”因为容易断货,客户要货需要提前说,他们好准备。

  整个接头验货过程,梁山和他的手下格外警惕,并再三叮嘱,不能让同行知道在用这个东西,防止被“点炮”。如果生意被第三个人知道,就没办法做了。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