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那一刻,我豁然开朗:不管自己是什么班辈,不管赵氏总宗祠在哪里,脚下的这块热土,永远是我们最初的来处。
菜单导航

天上之水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1年02月20日 11:43:37

天上之水

某回,一起参加活动的赵本夫老师忽然问我:“小赵,你是什么班辈?”我竟答不上来,本夫老师笑了:“回家问你爸,老一辈肯定知道。”

没想到父亲比我还糊涂,连他自己是什么班辈都不知道。父亲要打电话问他那些远在老家的兄弟,正在喝水的母亲放下杯子斜了父亲一眼:你好意思问?父亲讪讪地放下手机。我赶紧岔开话题,以免老两口又打嘴巴仗。

前不久去天水采风,因为临时有事,不得不提前结束行程,当地朋友这样挽留我:“机会难得,不去麦积山已经很遗憾了,你们赵氏的总宗祠就在天水,难道也不想去看一看吗?”我摇头苦笑,票已出,行李在手,而且,越是期待的我越想逃避。

准备下楼吃点东西就去高铁站时,天水的朋友却要拉我去某面馆吃早餐。我说宾馆有自助餐,还不错。他说如果不去那个店吃一碗正宗牛肉面,就等于没来过天水。想起刚到兰州时在酒店附近吃的烤牛筋,肥厚软糯,入口即化,那种无法言说的美妙滋味,让我怀疑以前所吃的烤牛筋到底是不是真的。朋友见我脸上有了馋相,打开车门说:走吧,没多远,保证不会误了你的车次。

平时吃面条,码子都是盖在面上的,羊杂啊,排骨啊,再卧一个煎鸡蛋。天水牛肉面却是一大碗汤面,作为码子的牛肉却在另一只小碗里垒得高高的,没有姜蒜辣椒之类的调料,全是实打实的大片牛肉。这么纯粹这么奢侈的牛肉码子,还是第一次遇见。尝一口,香,嫩,绵,那是最本真的牛肉味。两三个当地朋友最后连面碗里的汤都喝光了,从不喝面汤的我,也喝了几大口,然后顶着一额头的汗去了高铁站。

此时此刻,坐在家里的电脑旁,想起在天水的那两天,看到的与没看到的,吃到的与没吃到的,有感动,也有遗憾,脑海里久久挥之不去的,却是《天水千古秀》的预演场景。

在《天水千古秀》之前,我已经观看过好几次大型室内情境体验剧,什么印象,什么又见,什么梦幻,什么千古情,都称得上美轮美奂,基本模式却大同小异,我想《天水千古秀》应该也差不多吧。因是临时起意,又是观看预演的缘故,中途还走错路,到达天水千古秀剧场时,台上伏曦正率领族人抵挡洪水,台下已经挤满了观众。演员们很投入,又有各种高科技手段加持:联动舞台、3D影像、移动巨幕,我再怎么假装自己是一个见过世面的人,也禁不住看呆了。当丽君拉我跟着人潮往前挪时,我才如梦初醒。丽君在甘肃文联工作,那几天一直和我形影不离的。我俩一起散步时,发现她的方向感明显比我强很多。最起码,她不会在酒店的包厢与包厢之间迷路。从她手心的温度,我可以断定,她在这场大型体验里也和我一样被震憾到了。

边走边看呢,丽君说。我问她累不累,她说一点都不累。我俩相视一笑。走完一个不长不短的通道,人群停止流动,只见前方雪花飘飘,一幕与大地湾文化有关的传说正在上演。这时,我的手机不识时务地响了。亲戚有点急事,我只好钻出人群找了个稍微能听清手机声音的地方,等事情说完,人群已经开始往另一个方向走了。我急急忙忙地跟过去,晕晕乎乎地,到了一个梯形剧场,可以坐下来观看,感觉又不一样了。这是体验剧的第三部分,与麦积山石窟有关。麦积山,正是我很想去却又不得不留待下次的地方啊。没想到,在如梦如幻的场景里,我得以了解麦积山石窟的前世今生。我在心里暗暗下着决心,下回再来天水,一定去麦积山看看。

演出最后,舞台上出现巨大的水幕,那一刻,座无虚席的剧场屏住了呼吸,台上台下的人们都在聆听,聆听那些来自远古的水精灵,携着沉淀了八千年的芬芳,且歌且舞,从天而降……那一刻,我豁然开朗:不管自己是什么班辈,不管赵氏总宗祠在哪里,脚下的这块热土,永远是我们最初的来处。(赵燕飞)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