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首页/网上河南行/走笔中原 “网上河南行”之南阳淅川篇(二):弃家舍园调水情 中国网 | 时间: 2004-05-11 | 文章来源: 来到淅川县,荡舟丹江口水库,犹如融进一幅美丽的画卷:浩
菜单导航

“网上河南行”之南阳淅川篇(二):弃家舍园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3日 10:33:10


首页  /  网上河南行  /  走笔中原  
“网上河南行”之南阳淅川篇(二):弃家舍园调水情  

中国网 | 时间: 2004-05-11  | 文章来源:  

来到淅川县,荡舟丹江口水库,犹如融进一幅美丽的画卷:浩淼水域,沙欧翔集,锦鳞游泳;丹江两岸,辣椒盈枝,鲜果缀梢;水库四周,高楼林立,商贾云集。

令人难以想象,45年前水面之下曾是一座座繁华的集镇,一片片肥沃的耕地。就在今天,这里的良田、村庄,将随着南水北调二期工程的实施,再次沉入水底,库区的几十万人民再次弃家舍园走上漫漫搬迁路。工程为淅川几十万百姓带来了灾难,淅川人为工程做出了巨大牺牲。

“蓄水给地我们搬”

淅川县位于豫西南,豫、鄂、陕三省结合部。全县所辖16个乡镇,516个行政村,72万人。全县总面积2798平方公里折420万亩,耕地70万亩,林地110万亩。淅川县地处亚热带与暖温带过度地段,气候温和,草丰林茂,空气清晰。淅川降雨丰富,水量充沛。

上个世纪50年代初,毛泽东在视察长江时提出了南水北调的伟大构想。1955年,建设丹江口水利枢纽被列为国家第一个五年计划重点建设工程之一。1958年9月,丹江口大坝破土动工,南水北调初期工程开始。

据统计,南水北调初期工程,共淹没淅川土地362平方公里,其中耕地28.5万亩,村庄2.8055万亩,房屋125665间,公路180公里,村间道路868公里,县城一座,镇区7个,包括历史名镇李官桥。

李官桥古称顺阳。其北、西两面紧邻丹江,东南两面地势平坦,自镇北到南长达20多公里,为丹江冲积平原,俗有“四十五里顺阳川”之说。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交通便利,商业繁盛。镇区有粮行20多家,染坊10多家,山货行近20家,油坊7家,中西药店15家。淹没直接经济损失达5000余万元。

淹没之后是搬迁。请看以下具体数字:

1959年3月,8008名青年携14868名家属,弃家舍园,翻山越岭,赴青海支援边疆;

1966年3月,38179人从淅川三管殿、埠口两镇出发迁往湖北钟祥和荆门两县。

1971年,城关镇、黄庄、滔河等6个公社10679人迁往邓县;

1978年5月,25870移民在淅川本县后靠、插迁安置。

枯燥的数字,却谱写了20万淅川移民顾大体视大局,舍小家顾大家,积极服务南水北调的奉献之曲。九重镇桦栎扒村村民李建国建丹江口水库之前,住在李官桥镇。1961年水库修建之初,他被安置到邓县九重(1972年九重划并淅川县)翟家沟一带。因受水库水位上涨威胁,1986年李建国又从翟家沟搬迁到现在的九重镇桦栎扒村三组。随着二期工程的临近,还没有享受到安居乐业甜头的李建国将再次走上搬迁路。“说来说去,国家建水库调水是大事,总不能因为我一家而影响了工程进度。给水让地我们搬,决不拖国家的后腿。”朴实的话语表现出淅川人全力支持南水北调工程的博大胸怀。

“千难万苦我们忍”  

为了南水北调工程,淅川人携儿带女,别亲朋,离好友,舍家园,迁异乡,默默地忍受着别离之苦。1966年6月,因水库水位上涨,埠口镇8400多百姓需向湖北搬迁。听说要搬家,土生土长的埠口镇百姓怎么也想不通。回忆起当年搬迁的情景,从湖北返迁回仓房镇前沟村的何双梅老人有些激动:“金坑银坑不如咱的穷坑。听说要往钟祥县搬迁,孩子们说啥也不愿意,整天以泪洗面,我也哭了好几天。”

移民不愿搬迁自有他们的道理,搬迁在外的移民要受到当地百姓歧视、虐待之苦,还要经受新生活环境严峻考验。1969年,迁往湖北钟祥县大柴湖区的淅川移民因不堪忍受歧视、虐待,与当地百姓发生械斗,造成3死8伤。迁往青海支边的部分青年和家属因不适应高原气候或病死或暴亡。据统计,在1961年至1986年期间,因不堪忍受当地百姓歧视、虐待而返迁回本县的移民达8.2万人,因不适应外地生存环境而死亡的达2000余人。

一位老移民工作者说,南水北调中线调水工程经历了多年的论证,丹江大坝加高问题久议不决,库区群众长期处于临迁状态。十多年来,丹江库区170米水位线下已停止户口迁入,停止新建、扩建、改建永久性建设项目。一部分移民长期住着“土坯墙,茅草顶,夏天漏雨冬钻风”的房舍。据调查,淅川库区现有6万多移民人均仅有住房17.2平方米,远低于三峡人均30.83平方米和小浪底人均43.32平方米水平。中线渠首九重镇陶岔村有520户都位于170米水位线以下,移民的住房大部分是六、七十年代的土坯瓦房,与水位以上的欧式小洋楼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村民孙天义说,很早就听说这里要淹,也没有想着盖房子,几十年来都是在这土坯房里凑合着住。

“家园毁了我们建”

“住处象草窝,耕地少而薄,走路绕山坡。夜晚无灯火,经常没水喝”,这首民谣是对当时库区人民生活状况的真实写照。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