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地文化
时间:2014-05-28 17:37:11  来源:

  

 
   
白浪街小卖部里并排放着的三部电话,说明这里的人们既近且远。
       
淅川荆紫关镇兴建的“三省友谊阁”

        在河南淅川县,有这么一条小街,名叫白浪街,小极小极的。这头看到那头,不过二三百米距离。  我走在街上,宽不过六七步,只是两排屋舍相对着。北边的沿河堤筑起,南边的房后是田地,一直延展到山根。数来数去,组成这街的不过是几十间房子,一分为二,北边房子斜着向上,南边房子斜着向下。街道不宽,中间流一道溪水,细极,一半有石条棚架着,一半敞开着,水静且净,日夜都听不到响动。
       街中心,立一灰色水泥三省亭,三根盘龙柱支撑。亭下中心,一块三角石立着,三角石三个面,面上分刻鄂豫陕,这就是三省交界石了。若造次将脚放在三角石尖上,就是“一脚踏三省”了。  小小三角仄石,神圣不可侵犯。以这怪石东西直线上下,南边是湖北,以这怪石南北直线上下,北边街上西是陕西,东是河南。因小街不直,所以三省亭东侧,跨溪而建的一间六平方米小屋,成了全国最牛“违章建筑”,门在河南,后墙在湖北。土地证房产证都没法办,现在是个单身湖北老理发匠住着。
       傍着三省亭,南边是湖北人建的“一脚踏三省”湖北门市部。街北边西侧,是陕西人住家了,规规矩矩的二层房院,门前还堆着柴火。  街北东侧是河南人建的“三省客栈”,白墙黑瓦,门头上还有花花风火墙。
       客栈大门两侧白墙上砌出黑板,一边是河南书家张海题字“中国历史文化名镇荆紫关”,一边是河南诗人王怀让题诗:“三省四方客,十雨五风时。丹江携诗去,告与大海知。”三省中,显见得河南人更看重这奇特的地面。  进到客栈院内,院东北角建了个水磨房,我想走近了看,一条狗狂吠不已。视线越过院墙,往东北角看,离此地半公里处有一座高高的塔式楼阁,还未完工,它名叫“三省友谊阁”,是荆紫关镇政府于2002年在三省交界处,征地30亩兴建的“三省友谊广场”主体建筑。
      三省白浪街,三省人各自聚伙住着。往大里说,河南,是黄河文化。湖北,是长江楚文化;陕西,是秦晋文化。往细里讲,文化还是着落体现在吃穿住行娱乐这些细节上。  吃,湖北喜辣,没辣椒不下饭。陕西人嗜醋,饭好饭孬先酸一酸。河南人口味重,号称“好厨师一把盐”。吃面条,湖北人喜将面条煮熟后凉凉,加作料食用,叫“担担面”。陕西人将面条扯得长如线,叫“拉拉面”。河南人将面条煮得稠软,叫“糊糊面”。一条街上,陕西羊肉泡馍、河南胡辣汤、湖北三合汤香味杂糅。 
  住,三省民房各具特色。湖北人把房盖成马鞍形状,院里喜修个类庙宇的门楼。陕西人房子前低后高,叫“厦子房”。河南人喜欢盖成平面屋顶,住“平房”。  娱乐,河南豫剧、陕西秦腔、湖北汉剧,小小白浪街,啥都能听到。
       方言更是迥异有趣,湖北人把妻子称“堂客”,把父亲称“佬子”,称外婆为“嘎婆”;陕西人则分别叫做“婆姨”、“大”和“外奶”;河南人是“老婆”、“爹”和“姥姥”。同样一句话,河南人讲“你去不去”?陕西人讲“你气不气”?湖北人讲“你客不客”?  但毕竟离得太近了,街中便有一家荆姓陕西人,老汉女儿八个,三个嫁河南,三个嫁湖北,两人留陕西,人称“三省总督”。老荆做寿,三省人都来,南腔北调,酸辣咸甜,一家热闹,三省快乐。
       淅川三省街文化多姿多彩  我曾三去淅川,每次都到白浪街去转一转。和三省人聊一聊,零距离感受边地文化的驳杂丰富。三省人的人文特质,脾气秉性,细细体察,是很不一样的。
       小街上,居住着三省人。按行政区划,分别归属河南淅川荆紫关镇、湖北郧县白浪镇、陕西商南县白浪镇。后两者原本不叫白浪镇,皆因白浪街名气太大,镇名随了街名。  我走进“一脚踏三省湖北门市部”,铺面相当大,东西不少,生意一般般。店主孙女士,很倨傲、不爱交流的样子。问半天,不理人,只说:“门市部开了20多年,主要卖日杂。原来各省卖各省的,现在市场放开了,都可以卖了。”
       荆紫关镇博物馆的张军说:“湖北人说话不随和。”  和老白浪街平行的白浪河西岸,陕西白浪镇地盘上,建了条新白浪街,街头上有一座高大牌坊,街里头宾馆、饭店比比皆是。看了三省亭,游客多半会到这儿来,吃农家饭什么的。
      新白浪街上,记者走访一家陕西李姓烟酒店主,憨厚溢于言表,与湖北店主大不同。  三省人性情比对,贾平凹在散文《白浪街》中,曾有精细剖析。
       贾平凹写——“天有九头鸟,地有湖北佬”,他们处世精明,善做生意。且能说会道,一张嘴使他们财源茂盛,财源茂盛使他们的嘴从不受亏,他们是三省之中最富有的公民。  河南人则以能干闻名,勤苦不恋家,强悍又狡慧。精打细算与他们无缘,钱来得快去得快,大起大落的性格使他们生活大喜大悲。
       陕西人是“中不溜”。勤劳是本分,保守是性格。拙于口才,做生意总亏本,出远门不习惯,小打小闹。是真正的安分农民,长年在土坷垃里劳作。个个心宽体胖,又年高寿长。又注重文化,极其厚道。  陕西李老板48岁,祖籍荆紫关,1958年,他的父亲去陕西山上开荒,娶了湖北女子。李老板是湖北河南“混血儿”,但户口是陕西的。李老板长大后,像父亲一样,也娶了湖北媳妇,但他自己的女儿,又嫁回了河南。
       李老板道:“陕西白浪镇上,三省间相互联姻家庭,能占到三分之一。俺家隔墙陕西人,媳妇是河南人。俺家对门陕西人,媳妇是湖北人。三省人,很和睦的。”  我听李老板说话,口音接近河南。但陕西人说他是河南腔,河南人却认为他是陕西腔。
       我问李老板:“生活在这儿有无不方便处?”他道:“结婚证,户口迁出办理麻烦。合作医疗报销原来也很麻烦,现在陕西在河南、湖北医院都设了定点,省事多了。”  麻烦的还有通讯,李老板店里,并排放了三部电话,分别是三个省的,包月一二十元钱,往哪个省打就用哪个省电话。当地手机信号切换得不好,李老板打个手机,动不动就是长途漫游,好在当地电信部门每月给居民返还长途漫游费。
        三省交界处,麻烦的还有治安计生。“文化大革命”时期,各省枪声炮声一片,陕西境内一乱,陕西人就跑到湖北境内;湖北境内一乱,湖北人就跑到河南境内;互为避风港。  违法犯事,三两步跑出省,没法管了。当年还真有钻这空子的。前几年,曾发生一起凶杀案,受害人死在三省界碑边。警方赶到现场傻了眼:死者头在陕西,身子在河南,双腿在湖北。此案到底该谁办?三方都犯难。最后公安部出面才解决了问题。
       1999年10月,淅川县荆紫关镇率先提议,与湖北、陕西两省密切协作,建立跨区域治安联防、民间矛盾纠纷联调机制,致力解决跨省流窜犯罪。联防机制建立后,治安得到很大改善,民事调处比原来好办多了。
       “鸡鸣三省” 三省友谊的象征  三省人民杂居,古已有之。三省亭设立分界,则是后来的事。
  荆紫关镇博物馆的张军说,“过去没界碑时,三省人常为边界发生纠纷。一天夜里,天上降下块五彩斑斓、光芒四射的三尖火星陨石,嵌入此处。老百姓以为是火星爷传旨,让三省百姓以此石为界,便在陨石旁建了古刹火星庙。清道光年间,以此庙划地界,进香朝圣百姓很多,再加上丹江航运昌盛,商贾云集,形成了繁华的白浪商业街。新中国成立后,火星庙已不存。到了1987年,三省集资在街心三棱尖石处建起了三省界碑。后有损毁,最近又新修了现在的界碑。”  老白浪街,曾经很繁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三省商家良性竞争下,造就了小街繁荣。贾平凹在《商州》中写道,“四十二户人家,家家都做生意,门窗全然打开,办有饭店,旅店,酒店,肉店,烟店。那些附近的生意人也就担筐背篓,也来摆摊,天不明就来占地点,天黑严才收摊而回,有的则以石围圈,或夜不归宿,披被守地。别处买不到的东西,到这里可以买,别处见不到的东西,到这里可以见。‘小香港’的名声不胫而走了。”
       但现在的白浪街,十分萧条。贾平凹文中的繁盛景象,已然不存。  荆紫关白浪街,在中国不是绝无仅有的。2009年,经多家机构联合搞了一次评定,中国十大“鸡鸣三省”标志地新鲜出炉。除荆紫关白浪街外,还有九个地方榜上有名。其中有沈从文笔下的《边城》所在地:贵州松桃迓驾镇、重庆秀山洪安镇、湖南花垣边城镇交界处。
       “鸡鸣三省”,是形容三省交界边区毗邻性行政地理现象。历史上,鸡鸣三省可能是“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代名词;当今,“鸡鸣三省”则是区域接合部具有象征意义的经济交融符号、文化交流符号、社会和谐符号。  河南除荆紫关外,南乐福堪乡刘吕村也同时入选。它与山东莘县毕屯村、河北大名闫庄村交界,是冀鲁豫边地文化交会处。


网站简介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免责声明 |  隐私保护 |  客户服务
淅川县旅游局主办   淅川县旅游市场服务
豫ICP备12015954号  联系电话:0377-69218277  传真:0377-69218177  电子邮箱:NYSXCXLYJ@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