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本期花脸系列人物专访邀请到艺术武净郁建明,他曾是艺校的美术教师、是文化剧团的工作者、是演出经纪人,而如
菜单导航

花脸系列人物专访 PC/手凤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1年05月26日 13:10:46

生旦净末丑,酸甜苦辣咸。脸谱被誉为角色“心灵的画面”,以粉墨、油彩和变换无穷的线条勾勒出不同形象,在释放东方美学的同时又暗示了不同的人物性格和命运走向。人生如戏,你我皆是戏中人,你我都有一副属于自己的脸谱,是浓烈的花脸,亦或是灵动的花旦。


本期花脸系列人物专访邀请到艺术武净郁建明,他曾是艺校的美术教师、是文化剧团的工作者、是演出经纪人,而如今他转向地方文化,投身到徽州古宅修复工作中,这背后又是怎样的故事?名角登场,诸君且听。


提起现阶段手上的工作,郁建明的眼里倏地散发出亮光,他形容现在的工作是回归初心。


郁建明把自己的人生分为前半生和后半生,前半生他曾是艺校的美术教师、是文化剧团的工作者、是演出经纪人;而后半生,郁建明离开喧嚣的城市,去到徽州呈坎修复文物古宅,转向地方文化的传承与保护。


面对赞美,他谦虚地称自己为“在徽州修宅子的人”。


结缘少年时


即便二十年过去了,可初见时的感受还萦绕在心头,郁建明形容第一眼中的徽州景色“就像梦里出现的仙境”,多年前因为徽州梦境般的山水风光引起的心头澎湃至今不散,即使在现在,他依然一遍又一遍地感慨徽州山水甚美甚佳。


在安徽做美术生有一种幸运,可以去徽州写生。到过徽州古村落的游客常会看到路边、檐下有坐在小马扎上写生的学生。多年前,郁建明也是其中一个,彼时的他大抵不会想到和徽州的羁绊竟会如此深厚。


“做学生的时候跟着老师去徽州写生,当老师的时候带着学生去徽州写生。”从学生时代跨到另一个身份,郁建明对徽州的热爱却丝毫未变,用当下的话来说,他是很有“少年气”的。


寻宅苦与乐


不少外国收藏家在徽州买下宅子,郁建明有些急了,他认为作为一个安徽人,传承徽州文化是“义不容辞的”,寻宅之旅就此开启。提起在徽州寻找古宅的经历,郁建明微笑道:“这个过程有苦也有乐,更多的还是乐,不然也不会坚持下来。”


有些苦,局外人容易理解,从郁建明当时的工作地点开车去徽州单程需要四五个小时,彼时徽州还是一块璞玉,道路设施建设尚未完善,村落之间并不通车,只能徒步,因而下雨天常常走得满脚泥泞;闲暇空隙也不过是从每个周末里挤出的时间,来回跋涉颇为辛苦,然而郁建明却说“一到周末,就开始心不在焉”,甚至想着能“瞬间出发”,“焉”指合肥,“心”在徽州。


还有一些苦是不足为外人道也:一年几十回的两地往返寻房,偶尔有心仪的房子却因为囊中羞涩而不能如愿;徽州的宅子


重回徽州


“恰巧遇上疫情,演出市场完全处于停摆状态,”郁建明描述起目前的工作,语调轻松畅然,“这两年基本是在徽州,陪着设计师、工人师傅们一起看房子、修房子。”


十五年前,郁建明跑遍徽州的所有村落,在呈坎买了两栋建自万历时期的徽式宅子;十五年后,他回到徽州着手修缮。


“我其实是个不太会应酬的人。”郁建明如实介绍自己,脸上露出一点羞赧,但介绍起徽州的相关事宜,他是十分健谈的。


从热闹的演出市场转向颇为寂寞的古宅保护,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郁建明的做法。“我身边的朋友也会感觉纳闷,”郁建明并非不清楚这种“转身”前后的差异,“平时(演出方面)的工作是很热闹、时尚的,怎么在徽州做一件很‘闷’的事情?”


原因无它,对徽州的“一见钟情”让他念念不忘,内心澎湃的情感也不曾因为长久搁置而磨灭。在呈坎修宅子,在郁建明看来,是回到初心,并不是一件“闷”的事,“建筑背后是有温度的”,夹在山山水水之间的古村落有自己的故事有自己的宝藏,他正是前来“寻宝”的人。


呈坎修宅人


为什么会选择呈坎?郁建明把呈坎看得很高,他眼中的呈坎不是徽州千篇一律的旅游地,而是“有一千八百年历史”、在制式和形态上都是“最高等级”、兼具风光与人文的文化古村落。“包括呈坎的宝纶阁,”郁建明抬手,比划出建筑的轮廓,补充道:“这样一个大体量的祠堂建筑,在徽州其实也是独一无二的。”


要把宅子修到最好状态,可什么是最好状态?这个概念实在抽象,连郁建明也不知道,可他又微笑道:“但是就是要修,修好,修到我想象中最好的状态。”


这便是修缮过程中苦与乐的所在:为了尊重建筑的传统制式和形态,郁建明对修缮几近苛求,工人要选老师傅、材料找旧式的、七零八碎的参考蓝本也要小心收集起来,然而还是不够,参考材料实在太少了。但“它最终会呈现出我想象中院落样式”,郁建明露出笑意,有一点通达豁然的味道在里面,“这可能也是生活的最终归宿。”


艺术生活化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