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贵州腹地:隐世净土的慢生活
菜单导航

贵州腹地:隐世净土的慢生活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3日 09:22:47

  论知名度,贵州 或许不及邻近的“天府之国”和“彩云之南”;论山水,贵州也少见如青藏高原上的皑皑雪峰或是童话世界九寨沟 一般的偶像式景观。但贵州真正吸引我的,恰是散落在崇山峻岭中的小城、小村、小寨和安居其中的人们。那些此时此刻正鲜活上演的“非主流”生活和多姿多彩的“少数派”文化,有着并不逊色于名山大川的独特魅力。

  漫游在这片多元文化的腹地,尽管说着不一样的语言、穿着不一样的衣着,当地人的淳朴与热情却让我丝毫不觉陌生,在一次次的感动中发现,“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意境,正在这些看似偏远的地方慢悠悠地上演。

  小巷深处的旧时光

  镇远,黔东南 一座依山傍水的小城,千百年间把守着从中原入西南的咽喉要道。大明的金戈铁马,水运的兴极一时,让中原文化在城中的一砖一瓦上刻下历史的印记,也让镇远在黔东南一片少数民族风情的吊脚楼之间,显出与众不同的气质。

  镇远边上的青龙洞,绿意葱茏,各个朝代建筑的亭台楼阁借着山势,依靠古代匠人们的精巧设计贴附在绝壁上,令人惊叹。攀上青龙洞的制高点——玉皇阁,可以俯瞰镇远古城的全貌:沁绿色的舞阳河穿城而过,悠闲地绕了一个大大的“S”,成就了镇远“太极八卦城”的美名;两岸摩肩接踵的小楼,顶着高高低低的马头墙,你挨我我贴你地临河站成一排,在水中投下千种表情,组成属于镇远的独特的城市面孔;河面上波光粼粼,映衬出渔舟和打鱼人的剪影;城墙下的渡口,小渡船晃晃悠悠地掠过老城楼的倒影,载着小城居民往来于两岸,各奔东西……虽然万舟云集的繁华场面早已随着舞阳河水悄然而逝,但河水放缓了镇远的生活节奏,让这座深居内陆的古城多少带了点水乡的调调。打造成旅游步行街的兴隆 老街有些乏善可陈,光鲜亮丽,游人如织,开满纪念品商店、饭馆和客栈的街面可能会让很多特地来“寻古”的人失望。别着急,留意一下那些夹在楼缝中的众多小巷:四方井巷、仁寿巷、冲子口巷……随便挑一条钻进去,当幽长的巷道屏蔽了车水马龙的喧嚣,市井布衣里,旧时光的沉静味道开始慢慢在心底弥散开来。大户人家的徽派宅院,砖砌石垒,有着垂花大门;普通百姓住的老木房子,颤颤巍巍,静默百年;一些几层高的现代建筑,经过几十年的岁月洗礼,也与老宅子们和谐共生。老屋古井间,会遇见挑着担子走街窜巷的小贩,扶着墙步履蹒跚的老者,坐在家门前洗衣服的妇女,忽然窜过屋顶的黑猫……时间雕刻了古巷沧桑的皱纹,也给这里的生活沉淀下淡然与稳重。

  藏在巷子深处的付家大院,是清代时做水路生意发达起来的付姓人家,按江西 故地的建筑形式修建的。我去时,只有两位老太太在聊天,她们住在这老宅里,兼做管理员。交两元钱,便可在几进院子里随便转转。一个老太太打开里院的几个房间,让我参观摆放在屋里的各种古董,她对于这些物件的故事也知之甚少,只是指着落满灰尘的老床老凳老瓷器一个劲儿地说:“都是老的,都是老的……”前院有一座架在二层的“转阁复廊”,踩着乱叫的木楼梯爬上去,本应充满闲情雅致的观景台,现在成了晾衣台和杂物间。回头望,高大的正房衬着两位老太太瘦小的身影,“良弼名家”的横匾盖不住大院深宅的没落冷清,门边,牡丹花开得正艳,只是物是人非。

  镇远的夜景很是养眼,“灯光工程”把河水渲染得五光十色。街巷里的夜市也热闹起来,花花绿绿的灯箱招牌搭配着空气中的香气招揽着食客。坐在河边,一瓶啤酒一锅沸汤,数数水中红灯笼的倒影,甚是安逸,微微的河风里,飘散着酸汤鱼的味道。

  水边侗寨的农闲之乐

  “地扪”是个侗寨的名字,在侗语里的意思让人心驰神往——“百水汇聚之地”。

  爬上地扪后面的小山,可以看到整个寨子在茂林修竹间安静地铺展开来:精致的鼓楼,优雅的花桥,还有层层叠叠的浸润了沧桑色彩的吊脚木楼。流水欢腾着,柔软了村寨与大地的界限。屋顶与屋顶之间的缝隙中,点缀着一幅幅山村生活场景:晒谷场上,一个老妇人背着婴儿在晒粮食;鼓楼下面,一帮老者磕着老烟斗在谈天说地;吊脚楼前,侗族大妈熟练操作着濒临失传的工艺,布满老茧的手上应该染着蓝靛的色彩吧……这些视线随意触及的场景,让人感觉是那么完美,浑然天成。人、寨、自然,三者在岁月的累积中已经达成了平衡,成为相互依存、缺一不可的整体。

 水边侗寨的农闲之乐

  “地扪”是个侗寨的名字,在侗语里的意思让人心驰神往——“百水汇聚之地”。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