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文图/应志刚 昨日午后,天空放出一丝光来,却是梅雨季的苏州难得的晴天。 空山新雨后。自小生活在大山里的我,自然知道,此时去穹窿山,必定有清泉石上流的景致。夏日湿热的
菜单导航

你看,苏州刚刚下了一场雨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5日 20:49:06

文图/应志刚

昨日午后,天空放出一丝光来,却是梅雨季的苏州难得的晴天。 空山新雨后。自小生活在大山里的我,自然知道,此时去穹窿山,必定有清泉石上流的景致。夏日湿热的空气,从步入山门的那一刻,划分成两个季节。一半在今朝,一半入清秋。

山,氤氲在蔼蔼水汽,袅袅绕绕,凝而不散。远处高峰、崖石、松竹若隐似现。我和下山的妇人争执了一会,因为一株挂着露珠的忘忧草,她说能吃,我说不能吃,你看它开得多好看。生活的现实与雅致,全在凡人的口舌之间,争来争去,到底不似这山间雨后的青石路,不染尘埃。

雨后,山涧流水微涨。故乡大山雄浑,雨季自有倾泻如银河倒挂的飞瀑。奈何穹窿山山势平缓,偶遇急流,水落石上,看水珠四溅、银珠落盘,已是壮怀激烈。高山流水可觅知音,溪水清浅流淌,却也是都市里难觅的空灵。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