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文图/应志刚 我老家的姑姑有个很大的院子,被开垦成了菜圃,四时瓜果不断。每次回去,随手瓜秧上摘根黄瓜,放嘴里咔嚓咔嚓咀嚼,田园的味道和着饱满的汁液咽进肚里,绝非超市
菜单导航

夏风掠过北太湖,正是蜜桃成熟时,番茄、蓝莓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25日 13:18:54

文图/应志刚

我老家的姑姑有个很大的院子,被开垦成了菜圃,四时瓜果不断。每次回去,随手瓜秧上摘根黄瓜,放嘴里咔嚓咔嚓咀嚼,田园的味道和着饱满的汁液咽进肚里,绝非超市里用来充饥的物品可比。

去望亭北太湖畔的农产园,庄主的女儿从杂草丛生的烂泥地里捧出一个西瓜,用手拍得砰砰响,炫耀道,“我们的瓜地从来不打药水,就跟野草一起生长,又甜又脆。”

后来我们聊起,面朝黄土背朝天,当农民那么苦,怎么还往这个“坑”里跳,小姑娘很骄傲,“因为爸爸想让我们吃自己种的菜,自己栽的瓜。”

这倒颇似我姑姑一番朴素的生活哲理,“你看着瓜啊菜啊一点点长起来,你亲眼看见的,总比那些来路不明的货色吃的放心吧。”

每年这个时节,我都要到北太湖转一圈,订购一些瓜果送朋友或是慰劳放了暑假的儿子。在物质的时代,作为父母自己或许可以将就工业化的农产品,却绝不将就孩子的味蕾和健康。

因为工作的缘故,我熟悉望亭的每一寸土地,从栽苗到瓜熟蒂落,每时每季都要过来采风或是拍摄,由此对于此地出产的瓜果,也可以说是“亲眼看着长起来的”。

所以每每走进各个农庄,相熟的庄主打了招呼,任由我在地里撒野,摘个瓜、掐个果,裤子上蹭一蹭,径直放嘴里嚼裹,地里干活的老阿姨见了就笑话,“你倒是比我们农民还像农民。”

我则打趣,“难不成打了药水,防着我来偷么?”老阿姨连连摆手,“老板不给打药水,打了药水的瓜都不好吃。”

跟着杂草一起长大的西瓜不大,拳头一砸就爆裂开来,红的汁液落在手心,顺着手指落到地上,若有闲心等待,不一会就见密集的蚂蚁围着汁水打转。

因为砸裂的瓜不均匀,一般要捧着瓜,埋头去啃,此时遇到一个龅牙的,门牙似犁耙倒是占了不少便宜。

一块块沙甜的红瓤刨进嘴里,来不及咀嚼,清甜的汁水已经顺着喉咙囫囵而下。

庄主说房间里有冰镇的,味道更好,我却把头摇得似拨浪鼓,“就这味道最好”。毕竟是从人家地里顺的瓜,到底没好意思,不舍的掰了一块递过去,“你也吃呢。”

长在棚里的大番茄、小番茄最为诱人。红艳欲滴的果子在绿色的叶蔓里尤显可人,来摘果子的女客,都架不住要在里面自拍臭美一番。

但架不住大棚里湿热难耐,额头上渗出汗来。男人宠着女人,拿纸巾去擦,女人随手摘了个果子塞进男人嘴里,又靠着男人问,“都说香汗淋漓,你闻闻我香不香?”

男人嘴里塞着果子,咕叽咕叽地响着,喉咙一番伸缩,到底是咽了下去,却忘了女人的问话,舒服地叹了口气,“酸酸甜甜的真好吃,跟小时候吃的一个味道。”

女人白了一眼答非所问的男人,又往他嘴里塞了个果子,抓过男人的手机来看,娇斥道,“怎么把我拍的这么胖?”

男人叹了口气,心里虽不服气,却也只得服服气气跟着女人走。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