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清华简《楚居》大揭谜系列之“京宗”扯不上荆山和景山 图
菜单导航

清华简《楚居》大揭谜系列之“京宗”扯不上荆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1年10月13日 09:04:00

清华简《楚居》大揭谜系列之话盘庚之女“说季连的浪漫爱情”  图


文/卧马先生(李敦彦)



666.jpg (70.09 KB, 下载次数: 18)

下载附件  

2015-9-13 12:43 上传




      清华简《楚居》开篇:“季连初降于隈山,抵于穴穷,前出于乔山,宅处爰波,逆上汌水,见盘庚之子,处于方山,女曰妣隹(zhui),秉兹率相,詈(li)胄(zhou)四方。季连闻其有甹,从及之盘,爰生[纟呈]伯、远仲,游徜徉,先处于京宗。穴酓迟徙于京宗,爰得妣列,逆流哉水,厥状聂耳,乃妻之,生侸叔、丽季。丽不从行,溃自胁出,妣列宾于天,巫[并戈]赅其胁以楚,抵今曰楚人。至酓狂亦居京宗”。
      关于盘庚清华大学李学勤教授先是肯定清华简《楚居》中的“盘庚”就是商朝那个“迁都的盘庚”,接着把下文的“从及之盘”的“盘”解读成水滨之“泮”了?好象这篇《楚居》就是李学勤自己随心写的似的,让人难解?
清华大学李学勤教授在其“论清华简《楚居》中的古史传说”中关于“盘”的解读是:按季连见于现在《大戴礼记》中的《帝系》:
  颛顼娶于滕奔氏,滕奔氏之子谓之女禄氏,产老童。老童娶于竭水氏,竭水氏之子谓之高氏,产重黎及吴回。吴回氏产陆终。陆终氏娶于鬼方氏。鬼方氏之妹谓之女隤氏,产六子,孕而不粥(育)。三年,启其左胁,六人出焉。其一曰樊,是为昆吾;其二曰惠连,是为参胡;其三曰籛,是为彭祖;其四曰莱言,是为云(妘)郐人;其五曰安,是为曹姓;其六曰季连,是为芈姓……季连者,楚氏(是)也。
  《世本》所记大致相同,均为《史记·楚世家》所本,《世家》只是说明重黎、吴回都有祝融之号【4】。
  陆终娶女隤生六子的传说,自然是反映族姓起源的神话,樊、惠连以及季连等等只是各族姓的始祖。《楚居》中的季连,看简文讲他降于山,句例与《国语·周语上》“昔夏之兴也,融(祝融)降于崇山”相类,足见季连是有神性的。明白这一点,简文提到商王盘庚也就不足为怪了。
  简文云季连“见盘庚之子……女曰妣隹”,盘庚即迁都于殷的商王:“盘庚之子”与《帝系》“滕奔氏之子”、“竭水氏之子”等同例,也有可能是女性,而妣隹是盘庚的孙辈。按商王世系,“盘庚之子”和武丁同辈,则妣隹同祖庚、祖甲同辈。
  这里值得注意的,是据《诗·商颂》的《殷武》篇,武丁曾“奋伐荆楚,罙人其阻,裒荆之旅”,而殷墟卜辞也有当时南征的记录【5】。这一时期商朝的势力影响及于南方这一带地区,应该就是盘庚之子和妣隹传说的背景。
  简文说,季连听说妣隹受聘出嫁,火急追赶,“及之盘”,“盘”应读为“泮”,即水滨,结合上文即洲水之滨。于是以之为妻,生了伯、远仲两个儿子,这是楚世系的直接源头。后来的楚君都出自妣隹,这正是她被尊称“妣”的缘故。
  这一传说有一系列地名,即:山、空穷、乔山、爰波、洲水、方山和京宗,其间有几个是可考的。
      我很佩服李学勤教授无限制的丰富想象力和敢于擅自改变古文字进行解读的大胆做法?
      他解读中的“盘庚即迁都于殷的商王”是承认盘庚是商王的。接到莫名其妙的说“盘庚之子”与《帝系》“滕奔氏之子”、“竭水氏之子”等同例,也有可能是女性,而妣隹是盘庚的孙辈。按商王世系,“盘庚之子”和武丁同辈,则妣隹同祖庚、祖甲同辈。
      你说李学勤的这个观点奇怪吧?清华简中根本没有提到“孙”字,他非要节外生枝的说妣隹是盘庚的孙辈?不知道他的孙辈概念从何而来?
关于盘庚的问题,已经在“清华简《楚居》大揭谜系列之“京宗”扯不上荆山和景山”文中详述过,可参考链接:
      更离奇的是李学勤教授说“及之盘”,“盘”应读为“泮”,即水滨,结合上文即洲水之滨”。再次玩了一次指鹿为马的文字游戏,硬是还把“盘“解读成“泮”了。接着李学勤教授写剧本似的,解读出了“季连听说妣隹受聘出嫁,火急追赶”奇解,上演了一出无中生有的荒唐闹剧。
      你好好读读清华简《楚居》中“季连闻其有甹,从及之盘”,看看能不能读到“季连听说妣隹受聘出嫁,火急追赶”的意思?
查阅“盘”和“泮”的汉字演变,没发现“盘”和“泮”之间有关系。
      “盘”字本义是皿、碟或盘是浅而小的食用器具,用来盛载食物或其他饮食器具,一般是圆形的,大型碟皿较常称作盘。但在粤语等部分汉语方言,这类器皿则通称作"碟"。
      盘字另有回旋、垒、仔细查究、市场成交价格、转让、搬运、量词、姓外,通“磐石”的“磐”,通系于腰间盛手巾小囊的“鞶”外没有通“泮”的意思。
“泮”是散和解的意思。融解、分散外,有泮姓,泮的通假字有通“判”和通“畔”,没有通“盘”的出处。
      “从”字,二人,随行也。与比相反。相随而从,相对而比,相背而化。甲骨文字形,象二人相从形。本义是:随行,跟随。
“及”是会意字。甲骨文字形,从人,从手。表示后面的人赶上来用手抓住前面的人。
     “甹”pīng是会意字,从由从丂。“由”意为“滑动”、“滑行”。“丂”意为“折磨”、“磨难”。“由”与“丂”联合起来表示“折磨期”、“磨难期”。本义:作出正式决定。如结婚、录取等之前的考验期、过渡期。
      本义:追赶上,抓住。有从后头跟上、达到、趁着,乘、连词,和,跟的意思。
      “聘”pìn是形声字。从耳,从甹( pīng),甹亦声。“甹”字从由从丂。“由”意为“滑行”、“过渡”;“丂”意为“磨难”、“折磨”。“由”与“丂”联合起来表示“过渡期的考验”。故“甹”义为“过渡期的考验”、“正式任职前的考验”。“耳”与“甹”联合起来表示“我问你听”、“录用者提出种种难于回答的问题,拟被录用者则洗耳恭听”、“任职前带有刁难、拷问性质的访谈”。本义:任职录用前的拷问性访谈。
      聘是旧时称订婚、迎娶之礼。《礼记·内则》有“聘则为妻”。通女子订婚或出嫁的“娉”。
      从汉字演变中,可以清楚的看出,“盘”字是不通“泮”的。李学勤的解读也没讲出“盘”读“泮”的出处,是属于完全自以为是类的个人看法,没有任何道理的。
清华简《楚居》中“季连闻其有甹,从及之盘”中的“及”字字意中,虽然有“追赶”的意思,但是从简文中,看不出季连有火急的意思,而是在平和商量的环境下进行的,也没有“妣隹受聘别家要出嫁”的意思。
      分析:疑楚祖季连相貌出众,远近闻明,并得盘庚之女妣隹的爱慕,盘庚不放心就让盘庚之子带上妹妹,从京宗之地的商丘远道而来,专门来向季连下“娉”求婚的。
      这样解读,具有一定的道理,能够解释为什么盘庚之子来见季连的原因,也符合清华简《楚居》中季连及之盘,先处“京宗”的全过程。
      按照清华简《楚居》原文“逆上汌水,见盘庚之子,处于方山,女曰妣隹(zhui),秉兹率相,詈(li)胄(zhou)四方。季连闻其有甹,从及之盘,爰生[纟呈]伯、远仲,游徜徉,先处于京宗”的大意是:“季连逆上汌水,在方山上,见到远道而来向自求婚的盘庚的儿子和女子妣隹,季连看到妣隹,秉性端庄慈祥,长的有排场,声音也很洪亮说起话来好远都听得到。盘庚见妣隹与季连很是般配,就正式向季连提出婚娉之约,看季连的态度,季连看到妣隹什么没说就答应了婚娉并娶了妣隹,于是很快就生下了[纟呈]伯和远仲。后来季连带上妣隹跟儿子一起跟随盘庚的儿子,一路安闲悠然的游走徜徉在去“京宗”商丘的路上,到商丘后,就先在京宗的商丘住下。
      所以综合分析,清华简《楚居》的这一段,讲述的是季连娶盘庚之女的浪漫爱情故事。没有“盘”是“泮”之说。
      至于方山在哪儿,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襄阳日报》2014年11月05日刊登的姚守亮的“楚祖鬻熊里籍在襄阳”文中所说的清华简《楚居》里的“方山”在襄阳的“万山”?
      “方”字是象形字。下从舟省,而上有并头之象。故知并船为本义。本义:并行的两船;泛指并列;并行。并船也。象两舟省、緫头形。凡方之属皆从方。四个角都是90度直角的四边形或六个面都是 方形的立体,通放、通仿、通谤。

清华简《楚居》大揭谜系列之“京宗”扯不上荆




3/4




      “万”字,“万”,甲骨文呈蝎子形。本义:蝎)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上一篇:中文百科

下一篇:三省交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