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在明末暮气沉沉的最后生命里,还有过这么一段辉煌灿烂的
菜单导航

万历VS张居正——改革为什么是艰难的?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28日 12:09:25

《明史》中有这样一句话形容某个时期的国情:"中外乂安,海内殷阜"。乍看应是出现在王朝早期的太平恢弘的景象,而事实上,这是描述晚明万历年间的一句话。

是的,在明末暮气沉沉的最后生命里,还有过这么一段辉煌灿烂的"回光返照",让行将就木的朱明王朝又奇迹般地矍铄了一把。可惜的是仅仅是回光返照,并没有起死回生,这场发生在万历年间昙花一现的短暂繁荣,就称为"万历中兴"。

万历年间大明得以这番"中兴",必须要归功于张居正改革。张居正是万历朝初的内阁首辅大臣,同时也是前文提到的年幼登基的万历小皇帝学习与工作的严师,《明史》评价此人"勇敢任事,豪杰自许,然沉深有城府,莫能测也",就是说他精明能干,且城府极深——乃一代政客的必备素质。

张居正正是凭着自己如此的精明和过人的才智,得到了小皇帝的敬畏和皇帝母亲李太后的尊重支持,小万历即位后,随着高拱的倒台罢官,雄心勃勃而强悍能干的张居正正式登上内阁第一把手的首辅大位,因为年幼的皇帝还无法亲政,作为天子之师、文官之首的他便掌控了朝廷政治中心的运作大权。

针对明末国库空虚、政治废弛、朝政混乱的无数弊病,他,迫不及待地开始了一场大刀阔斧的改革。

张居正改革,简单说来就是经济上重新丈量土地,改善土地兼并严重的状况,颁布"一条鞭法",将赋税和徭役合并,统一征收银两,这在商品经济高度发展的明末具有很重要的意义;政治上严格考察官员政绩,辞陈用新;军事上任用戚继光等优秀将领,平外患固边防,并且大力训练军队,提升了不少明军的战斗力。

我们可以看到,这番脱胎换骨一般的诊治,疗效很不错。官员队伍更新,官僚系统升级成功,强大的CPU带动国库的积银成函数增长,有钱了的大明帝国出门第一件事就是挺直腰杆,把以前欺负自己软弱而常来门口抢剩饭的邻居小倭一脚踹回他的蜗居。

朝政又清明起来了!社会又繁荣起来了!张大人的所作所为用"力挽狂澜"来形容绝对不过分,他将一个萎靡困顿的帝国整出了一个崭新的辉煌时代。

然而,正当首辅大人热火朝天地奋战在改革第一线时,他家里出事了。万历五年,张居正的父亲去世了。

在当时封建传统思想的背景下,"孝"字是一切的首位,如果官员任上父母去世,是需要回家守孝服丧三年的,这个制度自汉朝以来就有,被称为"丁忧",张居正按规定也必须辞去职务,回家守制。

可是他走得了吗?

改革大业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作为总指挥的他一旦回家丁忧三年,国家还不知道会成什么样子,而他好不容易奋斗来的内阁首辅之位,绘制起的大明中兴图也很有可能付之东流,于公于私他都走不得呀!思前想后,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解决,也就是"丁忧"的反义词——夺情。

顾名思义,"夺情"就是中央要剥夺你回家尽孝之情,硬要你留在朝中办公。在宣德、成化年间曾有过夺情的先例,虽然夺情的官员受到不孝不耻的各种骂名,但至少是可以实行的。

张大人怀着这样的心思,给万历上了一封奏疏,态度暧昧不明,左右为难,一方面表示自己必须要辞职回家,另一方面则无比忧心"我走了你怎么办"的问题。

张大人一提辞职,不知道是不是提前安排好的,立刻就有官员上奏建议要夺情,紧接着很多奏疏跟着上来,都是劝皇上留下张大人的。

于是,万历的指示很快就下来了:"朕元辅受皇考付托,辅朕幼冲,朕深切倚赖,岂可一日离朕?……准过七七,不随朝,你部里即往谕著,不必具辞。钦此。"

意思就是,朕还年幼,国家离不开你啊,你辞职回家朕的江山社稷怎么办?至于你的丁忧,可以过了"七七"丧日,不用来上朝,以尽孝心。嗯,就这样。

于是,张大人"不得不"留下来继续为帝国鞠躬尽瘁,但和前朝夺情的官员一样,也背上了违背纲常、不敬不孝的坏名,支持他留下的有,骂他的更是大有人在。

不要以为张居正官大就没人敢骂,明代的言官,一大特长就是为了"道义"冒死上书,骂张居正算什么,骂起皇帝来都毫不含糊!一本又一本反对的奏折送上来,位高权重的张首辅冷笑着,根据它们言辞的过分程度分别给予其主人数量不等的杖责,有一个叫邹元标的骂张大人是禽兽,被送了一百六十大棍,拖着被打烂的屁股贬到南方受罪。

这里要提一句,到了邹元标晚年,已是天启即位后,看到国家腐败凋敝一片,他才怀念起了当年"禽兽"改革时的繁荣景象,又高呼张居正的伟大,但那个时候,距离张居正死后被抄家批判,已有几十年之久了。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