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对中世纪修道院的测时法我们所知有限,当时所有的测时器都被称为
菜单导航

工业时代最关键的机械不是蒸汽机,而是钟表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2日 13:46:54

人和动植物一样能够以大自然的节奏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四季自然轮转,岁月川流。

人体内的生物钟自然地控制着这一切,而钟表是人为的,是外来的破坏者。

修道士的"警报"

16世纪末,在西方人到来的时候,中国人还是以古老的作息规律生活着。

相比之下,中世纪的欧洲有一个阶层更关心更关注时间,这就是基督教会,尤其是那些遵循本尼迪克教规的修道院。

本尼迪克这位圣徒在六世纪的时候为西方隐修院制定的教规保证整天能够按顺序奉献给上帝:

首先要祈祷,其次要劳动,这是祈祷的另一种形式。一天中,修道者要把7个小时,后来则是8个小时用来祈祷,其中一个小时是在晚上。

晚上祈祷给基督徒提出了特殊的要求,犹太教和伊斯兰教只遵循自然的节奏,在早晨、中午和傍晚的时候祈祷,但是基督徒需要一种类似警报的声音把他们叫醒起来礼拜。

在罗马帝国时代的城市里,巡夜人员会发出信号。但是在中世纪的欧洲,类似的城市设施早就消失了,而且大多数修道院都位于荒郊野外,远离城市。

所以修道院的每个屋子都必须有类似的警铃装置。教堂的守夜人在特定时刻拉响铃声,叫醒众人。

很多修道院的规定里都警告守夜人履行职责时要谨慎小心,因为他的疏忽会把他的教友和他自己置于不能被"救赎"的危险境地。

圣本尼迪克教规后来被本笃会的所有隐修院采纳,它把一天分成7段祈祷时间,公元7世纪,教皇下令隐修院的钟每24小时要敲响7次。这种划分一天时间的方法就是有名的"祈祷时间"。

对一般修道士来说,半夜里从床上爬起来可能是修道制度中最难的部分。12世纪克鲁尼修道院院长彼得记述过阿尔戈的故事:

修道士阿尔戈觉得他听到了夜祷的铃声,看看周围,别的床铺都空了,于是他穿上凉鞋,披上斗篷,匆忙地赶往礼拜堂,但是令他迷惑的是那里根本没有起来祈祷的人。

他回到寝室,看到别的僧侣都在沉睡,他明白了,这是魔鬼的伎俩,让他在错误的时间起来,当真的夜祷的钟声响起的时候他就睡过头了。

对时间的担忧和焦虑,说明修道士的时间意识已经内在化了,成了和自然习惯一样的规律。

法国有首古老的儿歌《约翰兄弟》唱的就是隐修院里的钟声:"你还在睡吗,约翰兄弟,晨钟正在敲响,晨钟正在敲响,叮当,叮当。"

对中世纪修道院的测时法我们所知有限,当时所有的测时器都被称为"orologium(时钟)",不过在一两个世纪里,机械钟表技术提高得很快,而且修道院时间越来越关注现世。

这是因为在公元1000年以后,基督教会同时还是强大的经济王国,有自己的农业、矿业和工业,无数水车在为教会转动,大批世俗劳力在为其创造财富,因此教会处于技术革新的前沿。

教堂时间的争夺者

钟表的革新最开始是出现了一种漏壶和机械钟的混合物。

到了14世纪上半叶,机械时钟得到了发展,它们的使用标志着欧洲计时器的根本性变革,因为机械钟差不多是以统一的节奏敲响,一个小时的长度是相等的。

在之前,欧洲时间的标准是太阳,所谓的小时是把白天的时间平均分成多少等份,白天时间长的时候,白天的一小时就长,夜晚的一小时就短,反之亦然。

随着季节的变化"小时"也在变化,水钟很容易这样计时。但是机械钟就不同了,很难人为地改变一小时的长度。

所以随着时间的流逝,欧洲人逐渐学会了接受新的时间标准,接受了每天的太阳在不同的时刻升起,对我们来说这是太自然的事情,但是对最开始的欧洲人来说肯定很难接受。

结果,新的机械钟成了旧的"教堂时间"的竞争者,不单单是时间的长短不同,所传达的信息也不相同。

旧的修道院中的水钟并非公众的,它只为那些摇铃的人而响,那些声音并非现世的、当前的声音,而是祈祷者的声音,因此被称为"牧师的时间"。

只有机械时钟的时间才能对正在不断增长的都市人口产生重要影响。在一定范围内,中世纪的教会抵抗并拒绝新的机械时钟的时间。

因为时钟的时间是世俗权威的重要象征,中世纪的人们想知道现在是午时经(天主教七段祈祷时间中的第四段)时间还是晚祷时间。

而机械时钟出现后,人们会问现在是几时几刻,而且很快就以分钟来衡量时间了。从水钟的"教堂时间"到机械的"世俗时间"的转变很快就导致了新的都市社会的出现。

一开始,新的机械钟表吸引了富人和权贵阶层的注意,钟表是他们炫耀性消费的最好选择,几乎欧洲每个宫廷的君主都以能够拥有一个钟表为荣。

但是从长远来看,更重要的是,机械钟表开始被越来越多的城市民众所接受。长期以来城镇已经习惯了用铃声来管理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

用钟声宣告市集的开始与结束。城市里还有下工的、工作的铃声、宵禁的铃声、开关城门的铃声等等。

从这方面来看,中世纪的城市就是一个修道院景观的世俗化,同样通过铃声来确立时间秩序。

城镇之中的纺织工厂是中世纪最庞大的产业,其内部确立的时间秩序尤其严格。工作时间对工厂的盈利,公社的繁荣都非常关键。

然而,在漂洗工场和印染工场里,钟表的使用也出现了问题。

当时的工资合同规定:工人是按工作的天数拿工资的,而一天是多长,是由钟表时间决定呢,还是由自然时间所界定呢?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