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记者王海锋通讯员刘潮杰韩强龚学武 一个隶属镇政府的集体企业——具有灌溉、发电多种功能,价值360多万元的南阳市淅川县寺湾水电站,在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承包后,承包人竟
菜单导航

淅川县寺湾水电站的“公私之争”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8日 09:26:51

  □记者 王海锋 通讯员 刘潮杰 韩强 龚学武

  一个隶属镇政府的集体企业——具有灌溉、发电多种功能,价值360多万元的南阳市淅川县寺湾水电站,在自主经营、自负盈亏承包后,承包人竟提起“拥有90%所有权”的民事诉讼,而终审法院判决电站所有权为镇政府和承包人共有,并确认承包人“拥有所有权份额的65%”。寺湾镇政府随后向检察机关申诉,淅川县检察院建议提请抗诉,并会同南阳市检察院联合审查,由省检察院向省高级法院依法提出抗诉。11月21日,淅川县法院重审作了改判,寺湾镇政府拥有寺湾水电站99.86%的所有权份额。

  承包人:要拥有90%所有权

  寺湾水电站位于淅川县寺湾镇秀丽的淇河上,它的前身是1971年建成的红岩灌区,1973年装机两台20千瓦发电机组,具有灌溉发电多种功能,是隶属寺湾镇政府企业办的集体企业,并在工商部门进行了注册登记。1982年,寺湾水电站拦河坝因洪水冲刷溃洞漏水,不能蓄水。1988年,电站利用上级拨付的水利投资款20万元,由镇政府组织劳力进行修复。1991年,寺湾镇政府向省水利厅争取水电专项借款10万元、向农行贷款20万元、向香港某公司借款70万元,对电站进行了恢复扩建,又任命寺湾乡企业办副主任刘启福兼任寺湾水电站站长。1993年4月,新电站正式投入使用。

  1998年4月,寺湾水电站实施承包经营,刘启福取得了承包经营权。承包合同约定,承包人刘启福每年向乡政府交纳25万元承包费,实施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电站的所有权归政府,承包人只有经营权,承包前电站的所有债务均由政府承担。1999年3月,刘启福因病提出中止承包合同,并辞去站长职务。随后,寺湾镇政府又任命梁谦为寺湾水电站站长,刘启福之子刘某为副站长。 

  2000年3月1日,寺湾镇政府又将电站承包给梁谦、刘某和杜某三人,承包期至2005年3月1日。2004年3月,原承包人刘启福病故,同年12月,刘妻柯某和儿子刘某以对电站拥有90%的所有权向淅川县人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被告是寺湾镇政府。

  法院:二审将电站判给个人

  淅川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1993年重建的寺湾水电站,原始性资本投入来源于4个方面,即借香港某公司70万元;农行贷款10万元;省小水电专项资金10万元;自筹集资金15万元,原电站资产20552.54元和刘启福实物投入折价1500元。认定原始资本注入形成了原、被告双方对电站所有权的共有关系,即刘启福投资1500元,乡政府投资1070552.54元,对刘启福个人组织的丝毯、玉器偿还香港某公司40万元本息不作原始投资认定。鉴于此,一审法院作出民事判决:确认寺湾水电站的资产由原、被告共有,其中原承包人刘启福享有0.14%的所有权份额,镇政府享有99.86%的所有权份额,电站收益按此比例分配。

  原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法院审理认为,依据当时乡长麻某的应诺,由刘启福个人以电站名义进行投资,其筹措资金和投入实物行为属个人投资行为,原始投资的105万元系刘启福个人投资,镇政府只有修复拦河坝的前期投资20万元和旧电站资产20552.54元,按照“谁投资、谁收益、谁拥有所有权”的原则划分财产份额,镇政府约占17%。考虑到刘启福使用“老电站”的注册和批文,享受了一定的优惠政策,双方财产份额应按65∶35分配为宜,遂撤销了一审判决,作出了确认寺湾水电站资产由原告柯某、刘某和被告镇政府共有,原告享有65%的份额,被告享有35%份额,并按此比例进行收益分配的终审判决。 

  检察院:提起抗诉建议

  “真不明白,全镇人民辛辛苦苦建起来的电站,咋就判给了个人?”二审判决一下达,引来寺湾镇大多数群众的质疑。

  面对判决结果,镇政府非常震惊,为避免国有资产流失,遂向检察机关提起申诉。淅川县检察院党组高度重视,检察长李毅在听取案件情况汇报后,决定成立能力强、素质硬的办案组,认真研究案情,部署审查方案,快速审查,快速建议提请抗诉。专案组深入基层查访,提取原始资料,比对证据的矛盾点,很快弄清终审判决认定的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程序和适用法律错误,导致判决不当的两大抗点:一是电站修复的借款是刘启福的职务行为,并非个人投资行为;二是对电站的资产评估与真实价值悬殊极大。

  检察机关查明,寺湾水电站隶属于寺湾乡企业办,从1971年建立起,乡政府划拨土地,组织民工,多方筹资,多次扩建修整,直到1998年承包给刘启福经营,企业性质一直没有改变。1991年电站扩建借款时,刘启福即被乡政府任命为电站站长,借款协议明确显示借款方为电站,担保方为乡政府。至于香港某公司接受刘启福物品折价40万元以及银行借款、筹措资金的问题,因刘启福仍是承包期间的电站站长,上述行为均以电站名义所为,故借款及还款纯属职务行为。二审中原告出示的乡长麻某的承诺,乡政府并无书面记录,并与政府承包协议相矛盾,而判决依据的电站资产评估报告,只是电站的流动资产和房屋建筑价值,没有包括土地使用权、拦河坝、水渠等占地用益物权的价值,使政府的原始投资价值大大降低,所以,终审判决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不足。与此同时,检察机关还查明,终审判决程序违法,适用法律错误。

  于是,淅川县检察院依法建议南阳市检察院提请省检察院抗诉。

  结果:抗诉成功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