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历史教育与世界视野虽然不是一个新话题,但我认为这是一个还远未过时的话题。从逻辑上看,包括四个基本问题:
菜单导航

在世界视域下的历史教育——历史教育需要世界视野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5日 20:25:21

历史教育与世界视野虽然不是一个新话题,但我认为这是一个还远未过时的话题。从逻辑上看,包括四个基本问题:"历史教育需要世界视野""历史教育需要什么样的世界视野""历史教育怎样拓展学生的世界视野以及世界视野对历史教育的价值和意义"。这里我首先谈谈历史教育需要世界视野。

认识世界是历史教育的重要任务

普通高中课程标准明确要求,通过历史学习,要让学生学会关注和思考中华民族与人类命运。我个人的理解是,历史教育重在帮助学生形成两个认识:如何认识自己和如何认识世界。核心、关键是我们应该如何对待自己的历史和传统,又如何对待别的民族的历史和传统,实质是如何妥善处理中华民族的发展与人类发展的关系,从长远的角度来理解民族利益与人类的利益。

从全世界的角度看问题,特别是那些涉及国家发展、民族兴衰的大问题,必须超越民族国家视角,从世界全局着眼,这已经成为现代史学研究的一个趋势和潮流。一方面,有大量以全球历史发展为背景的经典论著问世;另一方面,出现了基于现实发展需要,以解决历史问题,实现历史和解为目的的跨国家共同研究历史的新趋势。

历史教育自然会受到这股潮流的冲击和影响。有的国家通过调整中学历史教育课程设置次序,强化国民特别是青少年了解世界上各民族、各地区的历史和文化的意识,让他们从小就具备一定的世界视野和眼光。如在美国、日本等国都是先学世界历史,再学本国历史。有些国家则通过开展跨国历史研究和共同历史教科书开发,启发人们超越狭隘的民族国家视角,来理解人类历史的变迁。最先启动的是欧洲国家,如德国与法国,20世纪50年代就开始了跨国历史研究,2010年出版发行了两国共同开发的三卷本历史教科书; 20世纪70年代德国与波兰组成的历史教科书共同编写委员会,按计划积极开展工作,成为国家间合作较早开发历史教科书的范例。即使因内战分裂的前南斯拉夫各加盟共和国,也加入了共同历史教科书的编写行列。亚洲当然也不甘人后,历史恩怨极深的中日韩学者先是通过民间方式开展共同编写东亚史的工作,2005年出版了《东亚三国的近现代史》,2012年又共同出版了《跨越国境的东亚近现代史》。2006年根据两国政府间协议,中日学者又开始了官方的中日共同历史研究,2010年对外公布了第一阶段的研究成果。中国方面,2014年10月中国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了三卷本《中日共同历史研究报告》。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就连有千年仇怨的巴勒斯坦和以色列的历史教师之间,也在携手合作共同进行历史教科书的编写。

有学者指出,1830年到1871年德国走向统一的过程中,历史学家在关键时刻所扮演重要角色是前所未见的。在中华民族迈向现代化过程中历史教育也应有作为。无可讳言,与学术界的热烈相比,我国中学历史教育对学生世界意识的培养还有诸多不尽人意之处,民族本位意识和思想还有不小市场,甚至存在反文化反人类的倾向,无视、轻视甚至是蔑视、贬低别的民族历史成就的做法还时有所见,世界视野的培养和开阔刻不容缓。

认识世界历史学科有难以替代的优势

吴于厪教授说,历史有两个维度,纵向:由低向高的更替发展;横向:各地区间由相互封闭到逐渐开放、由分散到整体。吴教授的分析揭示了历史的两大特性,一个是历时性,一个是共时性。前者为人类发展提供一个时间的纵向参照系;后者为人类生活提供一个空间上的横向的参照系。各民族都可以通过这两个参照系,建立自己的历史坐标系,为各民族在世界历史中的位置精确定位。

从历时性看,对于时间中有限存在的人类来说,浩淼的时间往往激起人心中的思古之幽情,陈子昂《登幽州台歌》名句的思想意蕴所在,正是由"古人"与"来者"烘托出深切的历史感。人类心灵深处存在着"突破时间壁垒与有限性的内在愿望",而历史感作为某种超越当下的时空尺度上的一种视界,为人类提供了抗击时间和超越有限的形而上的可能性。如果说宗教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人指出超越有限生命、圆满存在意义的"天路",那么进入历史就成为人类超越自身有限性的"现世方式",成为有穷之人追求无穷存在意义的安身立命之所在。对中国人来讲,进入历史的记忆是人永垂不朽的最佳方式,所谓"青史留名"也,所谓"立功、立言、立德"三不朽也。

从共时性看,如英国史学家麦考莱所说,历史是"以事例进行的哲学教诲"。 就像有人说的那样,如果不了解中国历史不知道中国有多么伟大,如果不了解世界历史就不知道中国有多么落后。正是通过不同发展路径的比较,人类对自己的处境才可能有比较准确的了解和定位。换句话说,历史通过各民族不同生活实践向我们展示的是人类不同存在的可能性,为人类追求美好生活提供了正反两方面的丰富案例,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人类成长的精神导师。以中国近代以来的发展为例,可以坦率地说:要是没有欧洲人近代以来在政治、经济领域成功的历史实践,人权、民主以及市场经济体制对我们是难以想象的。

对世界认知意愿的差异影响着各民族的命运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