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唐朝在建立之初,承袭隋朝制度,实行府兵制。而府兵制下的唐朝军队皆有府兵和兵募两部分组成。具体来说,在全
菜单导航

漫谈唐玄宗为何改府兵制为募兵制?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26日 21:03:40
  唐朝在建立之初,承袭隋朝制度,实行府兵制。而府兵制下的唐朝军队皆有府兵和兵募两部分组成。具体来说,在全国设立军府,也就是折冲府,军府内的成年男子平时农耕,在一定的时间里前往宿卫京师,战时出征,战罢而散,这些士兵就是府兵,分属中央十六卫,总称卫士。由于府兵在折冲府内皆有田地,收入,所以他们绝大部分都需要自备刀枪剑戟,盔甲战马等。

  而另一部分的募兵指的就是在战时,唐朝中央政府还要向全国征发士兵,这些士兵就是兵募,也叫征人。情理上,兵募采取先富后贫、先强后弱、先多丁后少丁,国家配备装备,不足的自己补充为原则,当然,这一原则逐渐被破坏。

  唐朝军队对内宿卫京师,对外防御、征战外敌。唐朝自建立以来外患形势严峻,最初是征发军队出征,将领成为行军总管、大总管,亲王称为行军元帅,胜利之后在边境设立镇、戍。《唐六典》卷五:“凡天下之上镇二十,中镇九十,下镇一百三十有五;上戍十有一,中戍八十有六,下戍二百三十有五。”《新唐书·百官志》:“每防人五百人为上镇,三百人为中镇,不及者为下镇;五十人为上戍,三十人为中戍,不及者为下戍。”

  总的来说,府兵以宿卫京师为主,外出征战、镇戍为辅。

  而随着唐朝发展到了唐玄宗后期,府兵制已经遭到了严重破坏,其中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均田制难以维系,贵族、大户、豪强之间的土地兼并问题日趋严重,使得折冲府户口大量流失,折冲府兵员严重不足;其次,专门的禁卫军的地位逐渐壮大,替代府兵承担宿卫京师的职责,府兵逐渐沦为权贵的仆役,往日的荣耀逐渐丧失;再次,边境形势日益恶化,外出征战越来越频繁,加上镇戍时间越来越长,边将腐败日益严重,侵吞士兵财物乃至于逼迫士兵为自己服苦役。于是,府兵、兵募都是怨声载道,纷纷逃亡,甚至不惜自残以逃避兵役,有所谓“福手福足”之说,白居易《新丰折臂翁》虽然是天宝十载事,但是,类似的例子早就存在,而且屡见不鲜。天宝八年(749年),管理府兵的折冲府已经无兵可交。唐政府不得不停止征发府兵,改行募兵制。

漫谈唐玄宗为何改府兵制为募兵制?


新丰折臂翁




  前面说到唐朝主要的军事压力来自边境,所以,军事制度的转型也从边境开始。因为之前边境的镇、戍单薄、分散,所以,转型的第一步是划分明确、固定的军区,将军区内的镇、戍协调统一指挥,这种转型最早出现于仪凤二年,《旧唐书·刘仁轨传》:“仪凤二年,以吐蕃入寇,命仁轨为洮河道行军镇守大使。仁轨每有奏请,多被中书令李敬玄抑之,由是与敬玄不协。仁轨知敬玄素非边将才,冀欲中伤之,上言西蕃镇守事非敬玄莫可。高宗遽命敬玄代之。敬玄至洮河军,寻为吐蕃所败。”

  《玉海》卷一三八:“高宗始以刘仁轨为洮河镇守使以图吐蕃,于是始屯军于境。”

  军区的指挥官的任命也逐渐制度化,景云二年,节度使之名出现,《唐会要》卷七八:“景云二年四月,贺拔延嗣除凉州都督充河西节度使,此始有节度之号。”

  因为府兵、兵募大量逃亡,社会上流民激增,所以,开元二十五年,经过一系列的实际尝试,玄宗正式下诏废府兵制,实行募兵制,开元二十六年,转型完成。主持这次转型的就是臭名昭著的李林甫。

  所谓募兵制即是唐朝招募士兵永久驻扎边境军区,赐予田地,甚至可以携家前往边境,这些士兵是兵防健儿,或长征健儿、长镇健儿,主要来自流民、原来边防兵员。每个军区有固定的名额,兵防健儿固定从属于相应的军区,承担所属军区征战、防御职责,当然各个军区之间也会协同作战。募兵制有力地保证了唐朝兵员的来源,而且,因为吸纳了大量流民,也消除了社会隐患,同时,随着募兵制的推行,相应的节度使制度也成熟起来。节度使是军区最高指挥官,甚至也是当地的行政长官,权力集中,长期驻守,目的是加强与士兵之间的联系,从而增强战斗力。实行募兵制以后,唐朝军队总体数量减少,但是核心战斗部队趋于稳定,战斗力大幅度提高,开元、天宝年间,唐朝边境形势的好转就是最好的证明。

  但是凡事皆有利弊,没有什么完美的制度,下面我来具体说说。

  募兵制最大的弊端就是使得节度使权力坐大,军队逐渐和唐朝中央政府离心离德,为后来发生的安史之乱埋下了火药桶;而府兵制的最大利益所在,就是中央政府能够牢牢地把握军队,也就是“党指挥枪”。既然如此,唐玄宗将府兵改募兵,是不是自掘坟墓呢?当然不是,有弊自然就有利。用句流行话来说,府兵制已经不能适应大唐日益增长的国防需要了。?

  府兵制的特点就是军户屯田制度,战时为兵,平时为民。简单的说,每个战士都是“业余”的,他们又要种田养活家人,又要去折冲府报到、训练。这样的部队,最讨厌长途跋涉的行军。老婆孩子还在家,家里的田还等着我回去种,让我去千里之外和名字都不知道的敌人玩命,新三年又旧三年年,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具体的,我们听听来自高句丽前线的声音。

  检校熊津都督刘仁轨上言:“臣伏睹所存戍兵,疲羸者多,勇健者少,衣服贫敝,唯思西归,无心展效……州县每发百姓为兵,其壮而富者,行钱参逐,皆亡匿得免;贫者身虽老弱,被发即行……以是昨发海西之日,已有逃亡自残者,非独至海外而然也。“

  公元664年10月,刘仁轨说,高句丽前线的戍兵,都是老弱病残,个个无心打仗,天天想着回家!有钱的壮男,靠行贿躲过征发;没钱的,要么逃亡要么自残。陛下再不派新的府兵来替换,仗就没法打了!

  公元668年9月,李勣攻陷高句丽,在那儿建立安东都护府,大唐的疆域在唐高宗时期达到了顶峰。每个中国人谈到这里,都会觉得无比自豪。然而,随着疆域的扩大,唐帝国的国防压力也跟着增加了。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