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丹江口水庫是南水北調工程中線工程的核心水源地,水庫生態環境的好壞,直接關系著南水北調沿線群眾的用水安全
菜单导航

這里的百姓為保淨水不種地、不養魚,卻反而致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0年01月18日 18:37:51

丹江口水庫是南水北調工程中線工程的核心水源地,水庫生態環境的好壞,直接關系著南水北調沿線群眾的用水安全。

河南省南陽市淅川縣是丹江口水庫的水源核心區。丹江口水庫區一級水源保護區全部在淅川縣內,全縣56.6%的面積被劃進中線工程核心水源區內,80.3%被列入生態紅線以內。如何破解守護與發展的矛盾?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從鄂豫交界處的丹江口水庫出發,途經1276公里總干渠、51座鐵路交叉工程、102座倒虹吸、27座渡槽,一路北上,奔向北京。南水已成為沿線數十座大中型城市的主力水源,在北京,成為供水“生命線”。自2014年12月12日全面通水至今,5年多時間,中線工程已累計調水超258億立方米,按照北京密雲水庫現在的蓄水量,相當于約10個密雲水庫。徹底改變了“遠水難解近渴”的歷史性難題。

丹江口水庫,位于湖北省十堰丹江口市和河南省南陽市淅川縣的中南部。水庫是由1973年建成的丹江口大壩下閘蓄水後形成,來自于漢江及其支流丹江水匯聚于此,面積超過1000多平方公里,被譽為“亞洲天池”。

河南省淅川縣老城鎮葉溝村,離水庫只有不到500米的距離。47 歲的村民寇軍紅兩口子都是殘疾人,帶著三個孩子兩位老人,種著二十幾畝地,日子過得很清苦,是村里的深度貧困戶。但是在2013年,當地政府通知他,地也不能種了。這對于靠種地為生的一家人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

原來,2013年,淅川縣整治農村面源污染,丹江口水庫周圍的50萬畝耕地,都在整治範圍內,為了防止耕地里化肥農藥的殘留,流向丹江口水庫,包括寇軍紅家在內的耕地都不讓種了。

地不讓種了,就得另尋出路。當地政府為了解決停耕農民的收入問題,開始引導村民養蜜蜂。並且大力發展果樹種植。同時淅川縣在果樹種植施肥中放棄了傳統的化肥,改成了有機肥料,徹底避免了由種地產生的污染問題。從那時候開始,寇軍紅就開始學著養起了蜜蜂,現在每年能產 1000多斤蜂蜜。

2017年,淅川縣出台的《淅川縣水果產業補貼辦法》明確規定︰對新發展杏李、大櫻桃、黃金梨、軟籽石榴等水果,相對集中連片面積在100畝以上的,每畝一次性補貼300元。

寇軍紅在自家被禁種的20畝地上,種植了1200多棵杏李樹,如今杏李樹已經開始陸續掛果。2019年寇軍紅靠種植杏李和蜂蜜加在一起,有近六萬元的收入,禁種不僅沒有影響生活,反而讓他脫貧致富了。

上世紀90年代,為改善丹江口庫區群眾生活,淅川縣先後投入資金5000多萬元,支持庫區發展養魚網箱5萬多個,年產值達到了15.8億元。網箱養魚成為庫區農民的主要產業,也是他們主要的經濟來源。

香花鎮東崗村村民曹楊玲,是村里的養魚大戶,一年收入輕松收入幾十萬。正當曹楊玲養殖生意做得風生水起的時候,卻接到了淅川縣的禁養通知。按照規定, 2014年10月前全部取締庫區內所有的網箱養魚,在2014年10月10日前仍未拆解上岸的網箱,由多個執法單位參與,依法予以強制拆除。就這樣,淅川8000多戶、2.8萬人告別了以漁為業的生計。曹楊玲重金購買的魚苗,只能半價賤賣,可謂損失慘重。

當地政府同樣積極引導農民進行產業結構調整,大力發展以花卉和綠化苗木為重點的特色產業,曹楊玲家的網箱被取締後,一方面做起了野生魚深加工,另一方面開始投資種植苗木。

2013年曹楊玲在水庫沿岸投資一百多萬元,種植100多畝苗木。曹楊玲告訴記者,比起網箱養魚,種苗木雖然馬上得不到收益,但卻能綠化庫區,涵養水源,過幾年等苗木成材,會有很大的經濟效益。在淅川,有6萬多名像曹楊玲一樣的庫區群眾,走上綠色轉型之路,端起了綠色“金飯碗”,吃上了綠色“生態飯”。

有水不能養魚,有山不能放牧,有礦不能開發。水源地群眾為保水質做出了巨大犧牲。2014年,在淅川縣有大大小小企業380多家,企業納稅佔了整個縣財政收入的34%,自2003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啟動以來,為保一庫清水永續北送,淅川縣對338家造紙、冶煉等企業實施了關停並轉,否決大型建設項目40多個,縣財政收入為此一度下滑了近40%,面對經濟下滑挑戰的淅川人該如何應對?

原淅川縣豐源化工有限公司董事長,王運斌曾是淅川縣有名的化工企業老板,產值每年2.5億,稅利每年2500萬,是縣里的納稅大戶。 整治前,王運斌的企業正是迅猛發展的時候。但是由于當時疏忽管理和缺乏環保意識,企業的污水都順著管道排放到了縣里的灌河里,最終灌河里的水流向了丹江口水庫。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