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栾川:“中国钼都”的“绿色”蝶变
菜单导航

栾川:“中国钼都”的“绿色”蝶变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1日 00:18:10

栾川:“中国钼都”的“绿色”蝶变

1

栾川:“中国钼都”的“绿色”蝶变

栾川:“中国钼都”的“绿色”蝶变

栾川:“中国钼都”的“绿色”蝶变

  新华社记者王丁、韩朝阳

  豫西山区的栾川曾长期“卖矿为生”,富了老板,毁了生态,苦了百姓,黑乎乎的钱变得烫手,光秃秃的山日益扎心,转型发展势在必行。

  近年来,绿色发展成为栾川的核心理念,山变绿,水变清,游人多了,百姓富了,“黑色”栾川实现了“绿色”蝶变。

栾川:“中国钼都”的“绿色”蝶变

  这是4月19日无人机拍摄的河南省栾川重渡沟景区农家乐和农家宾馆。近年来,当地大力发展旅游扶贫工作,美了乡村,富了农民。

 

1

从毁山挖矿到治企复绿 产业发展绿色化

从毁山挖矿到治企复绿 产业发展绿色化

从毁山挖矿到治企复绿 产业发展绿色化

  栾川是“中国钼都”,已探明钼储量亚洲第一,白钨储量全国第二,钼钨矿采选业长期是支柱产业。

  “矿业一度野蛮生长,遍地开花,到20世纪90年代,全县有千余个小矿山、小选厂。”分管环保工作的栾川县旅游产业集聚区副主任王冲说,工矿业不能不干,但无序采矿严重危害环境,治理迫在眉睫。

  栾川工矿业治理的重点是资源整合。2008年以来,180余家小型采矿企业被整合为洛钼集团等5家企业,落实“谁受益、谁治理,谁破坏、谁治理”。

栾川:“中国钼都”的“绿色”蝶变

  这是4月19日拍摄的河南省栾川县重渡沟景区一处别具风格的农家宾馆。

  矿产开发中,矿山扬尘、选矿废水、冶炼废气是主要污染源。近年来,我国第二大钼生产商洛钼集团完成140余项环保项目,改进技术,更新设备,降低粉尘污染,实现生产用水循环利用,做到废气超低排放。该企业还投资2亿余元“还旧账”,恢复矿山植被143万余平方米,成为国家级绿色矿山试点单位。

  洛钼集团总经理李发本说,环保也是效益,从钼尾矿中回收低品位白钨,不仅减少废渣排放,还让公司成为全球最大的钨生产商。

  资源整合的同时,栾川治理292家“散乱污”企业,并列出负面清单,禁止新上小水电、漂流等7类破坏生态的项目。

  近年来,栾川钼冶炼企业每年减排二氧化硫2.7万余吨,完成矿山生态治理76.77万平方米,91座尾矿库植被恢复面积达355.5万平方米。

  目前,栾川3个地表水出境断面水质达标率超过90%,环境空气质量优良天数保持在320天以上,“生态立县”成为栾川共识。

栾川:“中国钼都”的“绿色”蝶变

  这是4月18日拍摄的河南省栾川县陶湾镇一处农家民宿的外景。

 

1

从“黑色”经济到“绿色”经济 绿水青山产业化

从“黑色”经济到“绿色”经济 绿水青山产业化

从“黑色”经济到“绿色”经济 绿水青山产业化

  栾川森林覆盖率达82.4%,旅游资源得天独厚,“产业生态化,生态产业化”是栾川认准的发展方向。

栾川:“中国钼都”的“绿色”蝶变

  在河南省栾川县重渡沟景区,农民李青竹在整理山货(4月19日摄)。

  10余年前,钼矿行业形势大好,旅游开发却举步维艰,栾川提出“工业反哺旅游”,“生态产业化”取得突破。

  在栾川北部开钼矿的杨植森回到南部老家老君山,希望“集北山之财开发秀美南山”。接手老君山时,景区已欠下1400万元的债务,杨植森将采矿赚到的13亿元投入到景区开发。2007年,老君山的门票收入仅有30万元,到2018年,老君山已成为营收1.35亿元的热门景区。

栾川:“中国钼都”的“绿色”蝶变

  4月17日,游客在河南省栾川县老君山景区游玩。近年来,当地大力发展旅游扶贫工作,美了乡村,富了农民。

  杨植森带动一批矿老板转型。如今,在栾川旅游上投资超亿元的13位企业家中,有11位曾是矿老板。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