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write('
')
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敢教荒山披锦绣记淅川县渠首太子山林场护林人 从南水北调中线渠首乘船沿水路西行,前往豫鄂两省交界处丹江岸边
菜单导航

记淅川县渠首太子山林场护林人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10月01日 15:06:19

敢教荒山披锦绣

——记淅川县渠首太子山林场护林人

  
  从南水北调中线渠首乘船沿水路西行,前往豫鄂两省交界处丹江岸边的太子山,天蓝、地绿、水清的丹江两岸,呈现出一幅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美丽画卷。
  
  太子山林场坐落在太子山上,建场40多年来,太子山林场的护林人一直坚守在这22平方公里的林区里,植绿护绿,日日夜夜守护着太子山。
  
  太子山林场三面环水,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时没有一条连接外界的道路,外出只能乘船,场区全靠步行,无一旱路交通工具。由于交通极为不便,外面的资源很难运进林场,场里想建场房,砖瓦只能自己烧制,这让1975年3月进入太子山林场又掌握制砖烧窑一门好手艺的赵好秋格外“吃香”,时年23岁的他成了林场唯一的烧窑师傅。3年多的时间里,他没日没夜地干活,经他烧制的砖瓦为第一代林场人盖起了十多间遮风挡雨的房屋。
  
  1978年,完成烧窑使命的赵好秋加入了太子山的造林护林队伍,驻守在林场四工区的一座山岭上,开始了他的护林生涯。几十年来,他管护的林区无盗伐滥伐和森林火灾发生,附近居民把他居住的山岭称为秋娃岭(赵好秋小名“秋娃”),此地名一直延续至今。
  
  到了成家的年龄,由于赵好秋驻守的四工区地处偏僻,曾经给他介绍的几个姑娘都因为他不愿出山而未能成婚。随着年龄的增长,再加上对山林的独有情结,他慢慢地淡忘了婚事。
  
  由于一个人常年生活在山上,经常因巡山而风餐露宿,生活无人照料,饮食不规律,不到50岁的他就患上了风湿性关节炎和肠胃病,被疼痛折磨着的他还念念不忘他守护的林子。2010年9月,因长年积劳成疾,赵好秋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享年58岁。他给太子山人留下了永久的思念,如今秋娃岭上的一片“绿色”,成了他永久的丰碑。
  
  “赵好秋只是其中一例,那一代太子山人的护林故事,几天几夜都聊不完的。”林场场长陈人范说。
  
  杨俊将,1975年进场时不到20岁,如今已两鬓白发,仍然坚守岗位,巡山不止。“山上长棵树不容易,不能让人偷砍了,更不能让人把火种带上山,一天不上山看看就放心不下。”
  
  林业技术员尚锁牛负责林场600亩桔园的建设及后期的科学管理。在1985年桔园建设挖穴栽苗时,因栽树苗投机取巧,他坚决不予验收、不予记工,为此他家喂养的两头牛被得罪的人毒死了。2009年,尚锁牛到了退休的年龄,因舍不得太子山这片林子,坚持到2014年底,因身体原因不得不回家养老,但是每个月他都要找机会再回林场看看。他说:“每月不到太子山看看当年亲手栽下的山林、桔园,心里甭提有多慌,一到场里浑身来劲,就不想走了。”
  
  如今的太子山林场处于新老交替时代,新一代的护林人已攥紧手中的“接力棒”,义无反顾地扛起了巡山护林的责任,永保太子山常青常绿,维护丹江口库区的生态环境。最新监测显示,丹江口水库水质已经连续七年达到国家二类以上标准。而这一库清水的背后,也凝聚着太子山林场一代又一代护林人的辛劳与汗水、青春与热血,他们种下片片绿林,管护座座青山,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核心水源区构筑起生态净水屏障,在渠首大地铸就一座绿色丰碑……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