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科学家把脉“最难建的铁路”挺进“魔鬼”川藏线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邱晨辉来源:中国青年报(2017年06月26日
菜单导航

魔鬼川藏线铁路堪称最难病例 可能还要七八年才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23日 11:53:10

  52岁的游勇是中国科学院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总工程师,形象地说他就像是给山地瞧病的“大夫”,其诊断对象是我国山区地质灾害,专治山洪、滑坡、泥石流等“疑难杂症”。如今,他迎来了从业以来最为棘手的一个“病例”:给川藏铁路沿线的山地灾害“把脉”。

  川藏铁路,是继青藏铁路之后我国又一条进藏“天路”,东起成都,西至拉萨,目前已纳入国家“十三五”规划并计划全线开工建设。然而,因其面临“显著的地形高差”“强烈的板块活动”“频发的山地灾害”和“敏感的生态环境”四大极具挑战性的难题,被称作“最难建的铁路”“最难天路”。

  这其中,“频发的山地灾害”又是决定川藏铁路建设成功与否的关键因素。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成都山地所副所长、研究员陈晓清说,“山地灾害”问题之于“川藏铁路”,正如“冻土”问题之于“青藏铁路”,甚至前者的严重性、预防治理难度比后者还要大。

  这也是为何,整个川藏铁路的“两头”,即成都至雅安段,拉萨至林芝段都已分别于2014年年底开工建设,而施工难度最大的雅安至林芝段,至今仍处在预可研阶段、而尚未全面开工的一大原因。游勇及其团队要做的就是试着破解这一路段的“山地灾害”难题。

  “最难病例”

  展开世界地图,西边是“世界第三极”青藏高原,东边是平均海拔几百米的四川盆地,中间就是川藏铁路要穿越的地方——一个在中国科学院院士、成都山地所副所长崔鹏眼中“活动断裂”加上“陡峻地形”的“地形急变带”。

  他同时向记者展示了中国强震及地震带分布图。该图显示,在东经104度左右的南北大地震带,以四川盆地西部的龙门山为中心,其东西向约70到150公里的水平距离内,垂直高差达4000米左右,地形梯度达2%~6%。

  如此一来,导致山地灾害频发的3个“病因”都有了。一是“滋生山地灾害频发的温床”,这里跨越多个地震带,构造活跃,强震多发,侵蚀作用强烈,有着灾害发生极为有利的地质环境条件;二是“病毒入侵力度足够强大”,中高山地高落差、大坡降的地形,为灾害发育提供巨大的能量条件;三是外因“刮风下雨是常事”,这里受季风和西风带影响,气候差异明显,为灾害发育提供了有利的气候和水源条件。

  也因此,这里成了我国山地灾害最活跃、类型最齐全、危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被称作“山地灾害博物馆”。按照初步的走线方案,川藏铁路要穿越横断山区及西藏东南部高原、高山峡谷地带,横跨14条大江大河、21座4000米以上的雪山。

  游勇给出一组数据,仅川藏铁路帕隆藏布段为例,这个长271公里的路段,可能会发生冰湖溃决泥石流、冰水泥石流的灾害点就有399处;而在长360公里的鲜水河段,就有泥石流310处,滑坡241个。

  “没来过这边的人,对这些成千上百的数字可能没感觉,但其实每一个数字的背后都隐藏着巨大的灾害隐患。”游勇以1988年7月波密县米堆沟爆发冰湖溃决泥石流为例,当时那场泥石流冲毁G318国道40多公里,断道半年之久。那半年的时间,人和牲畜虽然有腿,却抵不过泥石流这拦路虎,多少出行只能作罢。

  游勇至今还记得,在去年10月召开的名为“破解川藏铁路山地灾害难题——‘川藏铁路建设的挑战与对策’”的学术交流会上,与会8位院士谈到这一问题时达成了一个共识,即“在如此复杂的地质环境条件下修建铁路,必将面临大量的科学和技术难题,其中山地灾害成为局部乃至全线的关键控制节点,关乎川藏铁路建设的成败”。

  “体检表”

  根据游勇团队统计,川藏铁路沿线可能会遭遇到的山地灾害包括滑坡灾害、泥石流灾害、水毁灾害、雪害、冰害、溜砂坡灾害。这其中,滑坡灾害又包括高陡边坡灾害、坍塌灾害,泥石流灾害则包括暴雨泥石流、冰川泥石流、混合型泥石流、冰湖溃决泥石流,雪害包括自然积雪灾害、风吹雪灾害、雪崩灾害。可以说是集各种山地灾害“疾病”为一体的“大病号”。

  在两年之前,游勇还没有给这位“病号”诊断的勇气。他说,川藏铁路沿线山地灾害分布规律不清,难以支撑铁路的选线。

  说白了,作为一个瞧山地病的“大夫”,游勇对这位“新病人”缺乏最为基本的认识,“川藏铁路将穿越以前一些科研观测的‘盲区’,那里究竟有没有泥石流,泥石流的危害有多大都不清楚,如此一来怎么建议铁路选线?”

  在他看来,他和他的团队必须要搞清楚至少4个问题,才能交上一份合格的“体检表”——

  一是查出来“究竟有什么病”,即搞清楚川藏铁路沿线泥石流、滑坡等山地灾害的区域分布规律是什么。

  二是“病害有多大”,即灾害活动对铁路工程的影响有多大。

  三是“开什么药方”,即如何科学划分铁路山地灾害的危险、安全区。

  四是“打什么疫苗”,即如何预知、预防和防治灾害以减少对铁路工程的影响。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