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新京报网以文字、图片、视频等全媒体形式,为用户提供全天候热点新闻,涵盖突发新闻、时事、财经、娱乐、体育
菜单导航

暗访|北京六里桥、四惠、赵公口长途客运站黄牛“围站”,大巴站外拉货、私改线路、频繁上下高速卸客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11日 10:01:38

  7月1日晚,河北邢台一辆开往沈阳的卧铺客车冀EA5566,行至天津境内时,爆胎冲出高速坠入水渠,造成26死4伤。

  天津警方调查称,为获取利益,司机关掉客车GPS,擅自改变行车路线,逃避监管,导致这场灾难发生。冀EA5566的乱象背后,安全管理严重缺失。长途汽车擅改线路、违规揽客现象也并未收敛。

  近日,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暗访北京六里桥、四惠、赵公口等多个长途车站,发现黄牛站外揽客、大巴站外违规上客(货)现象普遍,甚至有长途大巴为了多拉人,私自更改线路,频繁上下高速卸客。

  在监管方面,客车运营公司、运管局两级的监控中心,均无法实现对运行中的客车实时监控。有监管部门人士透露,作为监督主体的客车运营公司,为了经济效益,往往会默许车辆在运营中的违规行为,为客车运行埋下安全隐患。

暗访|北京六里桥、四惠、赵公口长途客运站黄牛“围站”,大巴站外拉货、私改线路、频繁上下高速卸客

暗访|正规长途大巴高速上下客 有GPS也逃脱监管 (新京报动新闻 出品)

  喊客黄牛包围长途汽车站

  六里桥长途汽车站是北京长途客车集散地之一,这里的长途车主要去往陕西、内蒙古、河南、河北、湖北、湖南等方向。

  八月中旬,非节假日的六里桥长途车站客流不算多,但站里的出租车落客区却异常热闹。

  活跃在这里的主角并非前来乘车的旅客,而是站内站外揽客的黄牛。载着客人的出租车还没停稳,七八名黄牛便蜂拥而上,拉开车门招呼起来。

  “去哪?几个人?就这点行李是吧?”

  不等旅客应答,黄牛们已经帮着拎出了后备箱的行李,当乘客报出目的地,黄牛们不加思索便说,“有车有车,马上就走。”随即拿起手机开始联系。

  他们对站里各条线路各个班次的车辆信息一清二楚,当乘客表示要去窗口买票时,便立马阻拦:“早没票了,”亦或是说,“站里的车得等到晚上六点,回去就半夜了。”

  而他们介绍的车,则立刻可走,并且“也是正规车,安全有保障。”如果乘客不理会,揽客黄牛们则会一路尾随至售票大厅,边走边劝。

  进站的所有乘客都会被黄牛搭讪。在售票大厅、车站门口、附近地铁站口、路口,遍布着拦路喊客的黄牛。

  这样的情况并非孤例,在四惠、赵公口等长途车站,从附近公交车站、地铁口到车站的路上,也都能遇到搭讪喊客的黄牛。

  8月16日,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前往六里桥长途车站,在售票大厅,一名30多岁的女子前来搭讪,表示可以帮忙找车,她拿出手机,开始在通讯录上找人。

暗访|北京六里桥、四惠、赵公口长途客运站黄牛“围站”,大巴站外拉货、私改线路、频繁上下高速卸客

2016年8月16日,六里桥长途车站外的临时“候车厅”,黄牛为乘客手写一张车票。

  “郑州老五、邯郸老三……”手机屏幕上,闪过多个联系人,女子拨通一个电话,“两个安阳,你那有车没?”一番沟通后,女子说,安阳有车,12点就走,是个过路车,只能在安阳的高速口停车,不会进站。

  面对质疑,女子解释说,所有的过路车都不进站,只能放到高速口或就近服务区,要想回城得自己打车。看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有所迟疑,女子抛出了“底牌”:站上卖150的票,我卖你130,车上收120,我只赚你10块钱,不行就算了。

  一分钟后,一名身穿蓝色短袖的中年男子过来,将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带到了车站北侧与京港澳高速一路之隔的路边。

  露天候车厅:7座面包车满载13乘客

  一棵白杨树下,四五张凳子,一个小桌,几辆面包车,组成了一个临时“候车厅”,中午11时许,已经有10余名带着大包小包的乘客在此等候。

  “蓝短袖”把重案组37号(微信ID:zhonganzu37)探员交给了一名收钱的女子,“两个人260元,你给她就行。”这名操河南口音的女子拿出一叠印着乘车凭证字样的纸条,在目的地一栏写上“安阳”,人数票价一栏写着2人×130。“这就是票,12点的车,下午五六点到,等会有车送你们。”

  收完了钱,“蓝短袖”和女子去一旁结了账,又往车站走去。

  开票的女子称,正在等的是一辆到南阳的车,路过安阳、郑州一线,她指着坐在小凳上的几个人,“他们都是去郑州的,你跟他们一起走,放心,正规车。”

  杨树下生意兴隆,老板的电话此起彼复,不断有黄牛带乘客来等车。正说着,五六名乘客被招呼上一辆金杯车,“这车回来就送你们去安阳的大巴,别着急。”

  这个距六里桥长途车站五六百米远的临时“候车厅”,除了前往河南一线,河北围场、内蒙一线的乘客也在此等车。

  女子拿出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两个电话号码,“我们去哪儿的车都有,到时候直接打电话,来这找也行。”

  12点15分左右,金杯车回来了,开车的男子立马招呼去南阳郑州的人上车,一共8名乘客,坐满了车里的所有座位。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