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80年代初武昌火车站的售票窗口(资料图)。 一名旅客在广州南站检票进站(2011年1月19日摄)。 2020年6月19日晚,武昌火车站,旅客与最后的纸质票合影。 1997年1月,乌鲁木齐火车站
菜单导航

别了,纸质车票 4张火车票见证铁路史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0年06月20日 09:12:28

别了,纸质车票 4张火车票见证铁路史

80年代初武昌火车站的售票窗口(资料图)。

别了,纸质车票 4张火车票见证铁路史

一名旅客在广州南站检票进站(2011年1月19日摄)。

别了,纸质车票 4张火车票见证铁路史

2020年6月19日晚,武昌火车站,旅客与最后的纸质票合影。

别了,纸质车票 4张火车票见证铁路史

1997年1月,乌鲁木齐火车站告别了30多年来人工售票的历史,开始实行微机售票。

别了,纸质车票 4张火车票见证铁路史

一名旅客在合肥火车站自动售票机上提取刚买到的火车票(2011年1月17日摄)。

别了,纸质车票 4张火车票见证铁路史

旅客在郑州火车站刷脸进站(2019年1月21日摄)。

6月19日23时58分,武汉当天最后一班火车——南昌开往北京西的T168次列车从武昌站驶出,这是武汉最后一趟售卖纸质票的列车。80名旅客见证了铁路的一大历史性变化:纸质票退出,电子客票实现武铁管内117个客运车站全覆盖。

长江日报记者当晚在武昌火车站6号检票口前看到,不少旅客拿着在窗口购买的纸质票候车。陈先生夫妇说他们19日买的票,准备乘车回河南驻马店,得知当天是最后一天卖纸质票,他们表示要收藏这张票。

当晚卖出最后一张纸质票后,武昌站26岁的售票值班员张佳内心十分不舍。张佳说,她是在23时27分卖出最后一张票,从武昌到信阳的。

23时50分,在武昌站6号检票口,80名手中持有纸质票的旅客拿着身份证只用了1分钟左右,就全部刷证进站了。“相比以前,进站速度快了许多,旅客乘车更方便了。”工作人员感慨道。

过去

老售票员的“硬纸票”时代

一小时能画出全国线路图

在汉口火车站工作了30年的程军,是站内为数不多的售卖过硬板票的售票员。从硬板票到红色软纸票,到蓝色磁介质票,再到电子客票,虽然这么多年始终围着一张小小车票打交道,程军感慨中用一句歌词自嘲:“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

在纸质票取消的前一日,长江日报记者来到火车站倾听了几代售票员的心声。

1969年出生的程军被售票车间的同事称为“元老级”的人物,现在是车站一名客运计划员,进行预测客流、分配票席等工作。他1991年开始工作,赶上了新中国铁路的第一代火车票——硬板票。这种票需要手工加注乘坐信息,卖票就像“抓中药”,在一面墙前的上百个小格子里找对应的车票,再用日期机在车票上印上日期,贴上座位号,打着算盘计算价格,卖一张票比较耗时。

“好在那时车次少,一天才十几趟,最多三四十趟,客流也不多,一天几千人。”程军回忆,当时售票员要有一个技能,可以1小时内把全国列车线路示意图和各种接续站画出来,熟记于心才能在上百个小格子里快速找到目标票据。“现在线路越来越密集了,一小时画完是不够了。”

程军笑着说自己算是动作比较慢的,一天大概能卖六七百张票,手脚快的人可以卖上千张。“当时的列车速度也不快,一般时速就60公里到80公里,最快的也就时速140公里,汉口还可以卖国际联运票,不少留学生来买从汉口到越南河内的票。”

没过几年,1997年,计算机打印的红色软纸票正式投入使用,从“做手工”到“敲键盘”,售票速度从几分钟压缩到几十秒。

如今

售票窗口从人气爆棚

到“门可罗雀”

等到2000年入职的邱彦开始上班时,她接触到的就都是红票了。这么多年,邱彦一直在汉口站售票车间,深感技术的进步给售票带来了巨大的改变。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