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回首往事,青藏铁路总设计师李金城依然认为,青藏铁路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第一流的高原冻土铁路,是值得后世铭
菜单导航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青藏铁路总设计师李金城: 伟大工程值得后世铭记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08月30日 10:06:18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青藏铁路总设计师李金城: 伟大工程值得后世铭记

青藏铁路总设计师李金城

编者按:新中国成立70周年,记者专访了数位国之脊梁,他们是“两弹一星”元勋,他们是大国工程总设计师,他们是经济建设的功勋卓越者,他们是科技领军人,他们是国防与军事英杰……今起,广州日报推出“大国栋梁”系列报道,讴歌壮丽70年来一代又一代的杰出奋斗者。

在新中国70年征程中有很多改变历史的伟大工程,青藏铁路就是其中之一,它彻底改变了西藏与世隔绝的状态。截至今年7月1日,青藏铁路通车已经整整13年了。回首往事,青藏铁路总设计师李金城依然认为,青藏铁路是世界上最先进的、第一流的高原冻土铁路,是值得后世铭记的伟大工程。

今年才56岁的李金城已经两鬓斑白,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老了不少,其中一个重要因素就是在修建青藏铁路期间,长期在高原地区奋战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严重的损害。坐在位于西安的中铁一院的办公室内,李金城讲起当年建设青藏铁路的经历,感慨万千。他的思绪似乎又回到了那一段在青藏高原枕冰卧雪、战天斗地的燃情岁月。

李金城如今是中铁一院副院长,35年铁路生涯中,他设计过的铁路无数,但最让他满意的作品还是青藏铁路。他的人生也因为修建青藏铁路而改变。

最年轻的青藏铁路总设计师

2000年12月,38岁的李金城成为青藏铁路总设计师,也是当时中国最年轻的长大铁路总设计师之一。2001年,在青藏铁路开工前夕,在铁道部的要求下,将南山口至纳赤台段确定为青藏铁路的首期开工路段。这一变化使要求定测的完成时间要比原计划提前了一个多月。

当时,正是一年中最冷的季节,白天的气温达到零下28℃。定测木桩打不下去,只好用道钉、钢钎加工成钢桩来代替。有时连着几个钢桩下去,勘测队员的手就会被震裂。为了保证按时开工,中铁一院同时集结了四个分院2000人的队伍,在全线1000余公里范围内展开会战。李金城说,建设青藏铁路这样一条长达1000余公里的大干线,只花费了300亿元人民币,其平均造价仅相当于客运专线的一半甚至更少。

李金城说,青藏铁路面临着“多年冻土”“生态脆弱”和“高寒缺氧”三大世界级难题。青藏铁路经过的550公里多年连续冻土区多数为高温极不稳定冻土。为此他不得不“脑洞大开”,广泛采用以片石路基、热棒和碎石护坡等主动降温为主,铺设保温材料等被动防护为辅的综合工程措施。青藏铁路还是中国所有工程项目中第一个考虑野生动物通道的。植被、动物、水源、湿地等特殊景观,都属于青藏铁路的保护范围。李金城说,青藏铁路的环境保护措施是当时国内所有的铁路建设中做得最好的,其环保投资占总投资的7%,创造了中国大型工程的新纪录,其中仅在错那湖沿岸建起的长达8公里、总面积200多万平方米的防沙带即超过1亿元投资。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青藏铁路总设计师李金城: 伟大工程值得后世铭记

李金城在青藏铁路施工现场。

零下45℃坚持工作

李金城说,在高原上工作的第一个困难就是严重的高原反应。青藏铁路格拉段的平均海拔近4500米,其含氧量仅为地面的50%。高原的低气压还使人体产生了特殊的生理现象。高原反应带来的恶心、呕吐,使吃饭成了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当时每支队伍的领导和共产党员带头吃饭,常常是吃了就吐,吐完咬牙接着再吃。

酷寒也考验着人的忍耐极限。在青藏高原,年平均气温在零度以下,冬天最低气温可到零下45℃。即使是夏天,夜晚最低气温也在零下10℃左右。李金城和队员们多数时间都住在工地的简易帐篷里,晚上即使戴着皮帽、罩着睡袋睡觉,半夜也要被冻醒好几次。每天醒来时,队员们的眉毛上总是挂着冰霜。严寒使得晚上露天作业的钻探队员们手部和脸部的皮肤极度脆弱,有时一碰就破。有一名职工在抓钻杆时忘了戴手套,结果一瞬间手掌上的皮肤就被冻在了钻杆上,情急之下一撕就掉了一大块。钻探工的钻杆一到冬天就特别危险,无缝钢管中有时存留有水,很容易被冻裂,冰会像子弹一样射出来。

恶劣的气候也威胁着李金城和同伴们的生命安全。青藏高原8级以上的大风,平均每年要刮70多次。大风一刮起来就没完没了,甚至连100多斤的小伙子都站立不稳。有一次,队里雇佣的一个民工去帐篷外上厕所,回来后就坚决要求辞工,追问再三,他才扭扭捏捏地说是因为“这个鬼地方,尿都尿不到地上”。有时半夜刮起狂风,职工们正睡着,帐篷的顶篷就会被风卷走。高原的太阳,强烈的紫外线几乎能揭去人的脸皮,即使抹着厚厚的防晒霜,脸上照样会晒得脱掉几层皮,一个月下来,所有人都成了黑脸,有些皮肤敏感的小伙子鼻尖被晒得起了溃疡,留下难看的疤痕。“一天见四季,一里不同天”,这是对青藏高原的真实写照。在海拔4600多米的世界最长冻土隧道——昆仑山隧道施工阶段,每个施工人员都背着5公斤重的氧气瓶,边吸氧边工作。

【壮丽70年·奋斗新时代】青藏铁路总设计师李金城: 伟大工程值得后世铭记

青藏铁路在雪山中穿行而过。(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唐古拉山勘测险丧命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