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我儿子进鸡冠山现在还没出来,也联系不上了,我担心出事了,你们帮想想办法!”12日一大早,一个求助电话打进来
菜单导航

不被理解的搜救:“我们没报警,谁让你们来救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18日 06:34:38

家属求救:“我儿子进山,至今联系不上”


  “我儿子进鸡冠山现在还没出来,也联系不上了,我担心出事了,你们帮想想办法!”12日一大早,一个求助电话打进来,电话那头的吴女士声音听起来焦急又恐慌。

  6月8日下午,儿子周道离开重庆。此行前往成都崇州,一共7个驴友在网上约好,趁着端午三天假期,来一场户外穿越探险跋涉。临走前,周道告诉母亲,11日晚上就能返回家中。

  11日晚上,吴女士做好饭在家中等待儿子回来,直到晚上10点过了也未见归来,拨打手机发现已经关机了,发短信也没回。

  吴女士连夜与周道在重庆的朋友联系,得知儿子出发前曾把此行的路线和行程时间发给了朋友。计划中,他们登上鸡冠山顶,穿越西岭雪山,最后抵达大山深处的九龙池,11日下午在雅安的芦山县大川镇下山。

  没有按照计划归来又失去联系,吴女士愈发感到不安。最奇怪的是,周道发给朋友行程计划时,还附了一句“方便搜救”。正是这一句话,让吴女士越想越害怕。

  当晚,家里灯火通明,她没敢入睡。“明天他要去上班,如果还不回来,我就去派出所报警。”


响应救援:当地两百余人连夜上山搜救


  6月11日这一晚,注定是漫长的一夜。

  成都市区的朱华(化名)也在担心中度过。他的儿子朱名是7名驴友中的一个,不仅儿子联系不上,领队的手机也关机了。第二天一大早,他也报了警。紧接着,其他几名驴友的家属也在与警方取得联系。

  成渝两地多个报警电话,引起了警方的重视。当天下午,大邑县、崇州市两地警方商议搜救计划,鸡冠山所在的鸡冠乡政府、鸡冠山派出所紧急调动了20余人上山搜救。

  考虑到7名驴友可能进入了西岭雪山境内,大邑县当地也同步展开搜救。由大邑县公安局一名副局长巫文化带队,大邑县警方、消防、当地乡镇、村民等200余人兵分两路进山搜救。

  从鸡冠山到西岭雪山,再到九龙池,如此大片区域搜救,无疑是海底捞针。200余人的队伍,打着电筒在黑夜中穿梭,寻找。陡峭的悬崖、茂密的灌木丛林,险恶的山谷,障碍重重。

  就在搜救期间,朱华向警方打来电话,他儿子等七人在雅安的芦山大川境内,在那里的一座山上,他们遇到了一户人家,借用座机打来了报平安的电话。

  手机没电了,粮食也没有了,人还在芦山的深山里,而那里距离大邑县搜救区域还有30多公里的山路。救援队伍不得不转移搜救方向。驱车加上徒步三个多小时后,他们抵达了大川镇境内,搜救人员在上山时巧遇了正在下山的驴友,当时已接近13日凌晨。


失踪之谜:自称绕行耽搁警方判断迷路


  重庆的吴女士接到平安电话,心里悬着的大石终于落下了,但她恨不得狠狠地将儿子打一顿。“说好的11日晚上回家,为何不按时回也不给家里报平安?”

  一路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又经历了哪些困难?13日上午11点,重庆的周道已经坐上了返渝的动车。在电话里,他向华西都市报记者讲述了一路的经过。

  周道说,他们在一个户外网站上约好,七个人一起徒步探险。6月8日他们从崇州鸡冠山国家森林公园进山,当晚抵达鸡冠山脚下露营。第二天登上鸡冠山顶,然后沿着主峰翻越月亮湾垭口,穿越西岭雪山,抵达九龙池。一路上他们还有一些强行探险的项目。没想到的是,在第二天发现路况并不好走,一路上遇到了多个瀑布,不得不调整路线。“我们沿着河道走,要绕开这些瀑布,需要翻过很多峭壁山峰,绕一个就要耽误一两个小时,就把计划的时间耽误了。”周道说,后来调整了路线后,走了很久才找到下山的地方。“我们有想过给家里打电话,但是山里一直没信号,手机也没电了。”

  大邑警方参与救援的民警称,他们一行并不熟悉路况,下载的地图与实际情况存在很大的出入,可能在山里迷路了。


尴尬救援:被救驴友反问为何上山搜救


  当晚,警方对7人做完询问笔录后,将他们送到大邑县的一家宾馆住下。

  擅闯鸡冠山,不熟悉地形环境,耽误行程了不尽早下山仍继续前行,7名驴友的行为引来了很多质疑。

  “找到他们后,我们对他们进行了教育,这是一次任性的行为。”当晚参与救援的大邑县民警熊警官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一名驴友不但没有接受教育,反倒质问警方:“我们没有报警,谁让你们上来搜救了!”

  “我们村民、乡镇工作人员有的饭都没来得及吃就上山搜救了!”熊警官说,驴友当着这么多搜救人员的面说出这样的话,实在令人寒心。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