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张树鹏26日在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乌日图塔拉成功挑战海拔8150米高空无
菜单导航

成功挑战8150米高空无氧翼装飞行 张树鹏刷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8日 00:47:19

“亚洲翼装飞行第一人”张树鹏26日在内蒙古自治区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乌日图塔拉成功挑战海拔8150米高空无氧翼装飞行,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
  
张树鹏的成功挑战,刷新了瑞士人雷莫·朗去年创造的8000米无氧翼装飞行世界纪录。此次挑战也是“红牛中国无动力飞行极限挑战计划”的第三个项目,也是迄今为止中国人最具勇气和想象力的一次高空探险。


 


图一:一切准备就绪,张树鹏进入热气球吊篮


  当天早晨5时17分,张树鹏搭载国内最大之一、8000立方米的热气球从东经116.9度、北纬43.1度、海拔1300余米的出发点腾空而起。此时地面风向为西偏南,风力仅1级,太阳刚刚从地平面升起,天气情况十分适合试飞当天的挑战。

 6时22分55秒,热气球驾驶员刘翔通过无线电向地面播报:“大鹏已经跳出了!”此时热气球的高度为海拔8150米。张树鹏在垂直俯冲了100米之后,改用盘旋姿态下降了2000多米的高度。盘旋飞行是普通翼装飞行员很少采用的一种方法,这正是得益于张树鹏曾经获得滑翔伞世界冠军的经验。

 在低于海拔6000米高度后,张树鹏改为直飞的形态,并在距离地面800米的高度打开了降落伞,最终于6时27分33秒顺利降落。整个飞行距离超过5公里,翼装飞行时间3分26秒,开伞降落时间1分12秒。张树鹏成功完成挑战,同时也达成了他的目标--“我想证明,中国的翼装飞行员也有能力去做一些有想法、有挑战的事。”

 此次挑战可谓一波三折。24日的第二次试飞中,由于地面风力过大、热气球无法升空,张树鹏错过了从海拔4000米高空试飞和测试新降落伞的机会。而在25日的首次挑战中,热气球再次因为风力过大,两次升空均告失败,并不慎刮到了场地边围栏的钉子上,划出了一道近一米口子,25日中午才紧急修补好。种种意外情况意味着张树鹏在今天的正式挑战之前,仅仅来得及做了一次距离地面1000米高度的试飞和对新翼装的测试。

 26日当天的挑战,依旧可以称得上是“好事多磨”。据张树鹏介绍,原本计划热气球升到海拔5000米高空以后进行横飞,以避开海拔6000米高度的民航线路。但当天的海拔5000米高度是一个无风层,热气球不得不下降到海拔4000米高度,借助西风的力量往东飞。张树鹏说:“由于我所有的装备都调得非常紧,所以在长时间的等待过程中我是非常的不舒服。而且热气球吊篮的空间非常小,我完全没有办法活动。”

 在确认避开民航线路以后,热气球迅速爬升至海拔8400米高度,进入了云层。此时第二个意外发生了。由于高空缺氧,先是热气球的火灭了,重新点火又花了很长时间。接着负责协助张树鹏整理装备的热气球副驾驶员因为动作过大、耗氧过多,出现了缺氧的症状,几乎接近昏迷的状态。而张树鹏的氧气面罩也意外脱落,他同样出现了缺氧的问题,被迫直接通过呼吸管吸气。主驾驶员刘翔不得不放开对热气球的控制,过来帮助张树鹏整理翼装,无人操作的热气球缓缓下降到了海拔7900米高度。


 


图二:张树鹏进行挑战前最后的装备检查

 

 紧急关头,刘翔迅速拉升热气球的高度。为了让热气球能够尽快降落以保障驾驶员的安全,张树鹏放弃了自己准备挑战更高高度的打算,在热气球抵达约海拔8150米高度时大口呼吸了几口氧气,转身就跳出了热气球吊篮。

 尽管在前往内蒙之前已经在海军总医院高压氧科做了乏氧耐受测试,但高空中氧气的稀薄度还是超出了张树鹏的预期。虽然意识十分清醒,但他的双手在飞行过程中已经有点不受自己的控制。直至降低到海拔4000米的高度,张树鹏的缺氧症状才得到相应的缓解。不过用他的话来说,“自己当时整个反应还是慢了不少,连之后降落伞开伞都感觉是一个慢动作的过程”。

 高度的急剧变化,还带来了耳压的剧痛。“由于是急速的下降,耳压特别大,反应很严重,感觉整个耳朵都要炸了,”张树鹏说,“在上面试过用鼓气的方式来解决问题,但根本一点效果都没有。直到在距离地面800米左右打开降落伞、进入降落伞飞行的状态后,我赶紧摘掉防寒面罩,捂住鼻子,鼓了几口气,耳压的问题才得以缓解。”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