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莫迪亚诺代表作《青春咖啡馆》(资料图)【注:上海九久读书人文化实业有限公司已授权人民网读书频道对本书进
菜单导航

莫迪亚诺《青春咖啡馆》:在巴黎街头与露姬不期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09月01日 21:24:42

莫迪亚诺《青春咖啡馆》:在巴黎街头与露姬不期

莫迪亚诺代表作《青春咖啡馆》  (资料图)

【注:上海九久读书人文化实业有限公司已授权人民网读书频道对本书进行连载,禁止其它媒体转载!如需转载,请联系上海九久读书人文化实业有限公司。】

人民网北京10月15日电  (陈苑)法国作家帕特里克·莫迪亚诺于本月9日摘得2014年诺贝尔文学奖,诺奖公布之后10分钟内,莫迪亚诺的小说在亚马逊网站即卖断货。2007年出版《青春咖啡馆》是莫迪亚诺创作的第25部作品,出版两周销量即突破10万册,并被法国《读书》杂志评为“2007年度最佳图书”。法国龚古尔文学奖评委贝尔纳·皮沃曾评价:“《青春咖啡馆》是莫迪亚诺最令人心碎的作品之一。作品中一如既往地充满了调查与跟踪,回忆与求证,找不到答案的疑问。”

《青春咖啡馆》小说开篇段落节选(一)

《青春咖啡馆》小说开篇段落节选(二)

《青春咖啡馆》小说开篇段落节选(三):

的确有机会碰到一起的,我还记得有一回我就在一个街区碰到了露姬,我到那里拜访我父母亲的一个远房表弟,但我并不熟悉那个地方。从他家走出来之后,我朝马约门地铁站走去,然后我和她在大军林荫大道的尽头不期而遇。我盯着她看了好一阵子,她也忐忑不安地注视着我,仿佛她正在做坏事时被我突然撞见一样。

我向她伸出手,说道:“我们在孔岱见过。”才说完,我猛然觉得这家咖啡馆在世界的另一头。她局促地笑了笑:“的确没错……在孔岱……”那是在她第一次去孔岱之后不久就发生的事情。她还没与其他人混熟,扎夏里亚还没有给她起“露姬”那个名字。“孔岱,好奇怪的咖啡馆,不是吗?”她点了点头,同意我的说法。我们一起走了一段路程,她告诉我她家就住在附近,但是她一点也不喜欢这个街区。我也真够蠢的,那一天我原本可以弄清楚她的真名实姓的。然后,我们在马约门的地铁入口前面分手,我看见她朝诺伊利和布洛涅森林走去,步子越来越慢,仿佛她想给别人机会把她挽留住。

我以为她再也不会去孔岱了,以为今生今世永远也不会有她的音信了。她会消失在保龄所谓的“大都市的无名者” 之中;那个本子上的每一页纸他都记满了名字,他声称在为此作斗争。那是一个有一百九十页的红色塑料封皮的克莱尔封丹牌笔记本。但是,说老实话,这件事收效不大。假如你去翻阅这个本子,除了那些名字和那些暂住的地址外,你对包括我在内的所有这些人的情况一概不知。也许“船长”认为把我们的名字记录下来,把我们“固定”在某个地方,就已经够了不起。至于其他的……在孔岱,我们都不会打探各自的来历。我们都太年轻,我们没有什么过去需要公开,我们生活在当下。连阿达莫夫、芭比雷或者瓦拉医生这几个上了年纪的顾客,他们也从不对自己的过去做任何暗示。能待在那里,待在我们中间,他们就心满意足了。只是到了今天,经历了那么多日子之后,我才感觉到一丝遗憾:我本可以希望保龄在笔记本里把客人的情况记得更精确一些,给每一个人加上一小段传记性的文字。往后,要找到一个人一生的线索,他真的觉得一个名字和一个地址就足够了吗?尤其是,笔记本上只写了一个简单的名字,而且还不是真名。

“露姬。2月12日,23点钟。”“露姬。4月28日,14点钟。”他还注明围坐在桌子边的顾客每天所坐的位置。有时候,所记录的客人甚至是无名无姓的。那一年六月,他三次记录了这些文字:“露姬和那个穿着麂皮外套的棕发男子”。他没有问那个男子叫什么名字,或者是那个男子拒绝把名字告诉他。从表面上看,此人不是店里的常客。如此一来,那个穿麂皮外套的棕发男子便永远地在巴黎的大街上消失了,而保龄所做的只能是把他的影子固定几秒钟。而且,在那个笔记本上所记录的,也有些不准确的内容。我通过努力终于确定了一些时间坐标,让我确信她第一次来孔岱并非如保龄所记录,并非在一月份。我记得在这个日期之前老早就见过她。船长只是在别人都叫她露姬之后才提到她,我猜想在那之前,他压根儿就没有注意到她的存在。她都没有享受到像这样被含含糊糊地记下一笔的权利:“14点钟,一个蓝眼睛的棕发女子”,但那个身着麂皮外套的棕发男子却享受到了。

她在前一年的十月份就出现了。我在船长的笔记本上发现了一个时间坐标:“10月15日。21点钟。扎夏里亚的生日。他的那张桌子旁围坐着安妮特、堂·卡洛斯、米海依、拉欧巴、弗雷德和阿达莫夫。”我记得一清二楚。她也坐在那一桌。保龄为什么没有好奇地问她叫什么名字?证据是自相矛盾和不堪一击的,但是我敢肯定她那天晚上在场。保龄居然对她视而不见挺让我吃惊的。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