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敕勒川,阴山下。天如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一支不知用什么语言唱出来的民歌,翻
菜单导航

倒计时23天丨马背上的呼和浩特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08日 10:14:27

大草原

大草原

倒计时23天丨马背上的呼和浩特

  敕勒川,阴山下。

  天如穹庐,笼盖四野。

  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现牛羊。

  一支不知用什么语言唱出来的民歌,翻译成汉字依然有浓浓的草原气息。背靠着阴山的庇护,冬季西贝利亚的寒流缓缓地披散到山前,夏日南来的雨水匀匀的撒播在整个平川。一个风吹草低后的“现”字,准确的勾勒出土默川“水草丰美、宜农宜牧”的地理环境,注定它将成为中国中原农耕民族和北方游牧民族交融的福地,草原人和蒙古马在这里留下了深深的的历史印记。

  自从盘古开天地,三皇五帝到如今。华夏大地上,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的蒙古利亚人种繁衍生息,在与自然界的斗争中不断融合重组,产生了许多半人半神的英雄和传说,记载了骏马与人的伴生状态。周朝时,虽然华夏民族还没有明确的农耕和游牧族群之分,四夷之一的“西戎”却因育马有功封爵立国。后来,“东夷”诞生了伟大的孔子,“西戎”东进建立了秦国,“南蛮”融合成立楚国,纷纷加入了逐鹿中原的战斗,加快了催生“汉族”的节奏。北方的马背游牧人悄然崛起,建立了中国北方游牧民族的第一个国家和政权——匈奴。

倒计时23天丨马背上的呼和浩特

  高原上的游牧人纵马呼啸而来,频频碾压着平原车阵。赵武灵王痛定思痛、改弦更张,胡服骑射、成效立现。赵武灵王十九年(公元前307年),北破林胡、楼烦,筑长城,置云中郡。赵武侯筑城时见“群鹄游于云中,徘徊终日”,遂定名“云中城”(今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县古城村遗址)。此举将骑兵引进了中原,也奠定了呼和浩特蒙古马贸易和交流草原骑术的基础地位。

倒计时23天丨马背上的呼和浩特

  云中城遗址

  汉武帝君临天下,北方匈奴袭扰不休。御驾亲征遭白马之围,施小人之计才得以脱身。他放下了武力征服的想望,祭起“胡汉和亲”的法宝,在公元前33年留下了昭君出塞的千古佳话。“边成宴闭,牛马布野,三世无犬吠之警,黎庶无干戈之役”,给百姓带来了和平。董必武先生一首“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识见高。词客各摅胸臆懑,舞文弄墨总徒劳”。确立了大黑河之滨“青冢”(现座落于呼和浩特市南郊)为王昭君官方纪念地的地位。

倒计时23天丨马背上的呼和浩特

  昭君墓

  大黑河静静地流淌,迎来了又一位马背英雄。鲜卑人走出大鲜卑山(大兴安岭)的嘎仙洞,逐渐称霸蒙古高原。公元3世纪中叶,鲜卑族首领力微拥有“控弦士马二十余万”,号令所至,诸部归服。遂举行祭天大会,建都盛乐(呼和浩特市和林格尔县土城子)。从此马鞭所向,如江河奔流。先迁都平城(大同),凿云冈石窟。再迁都洛阳,开龙门石窟……,鲜卑民族逐渐融入了中华民族大家庭中。

  隋炀帝江南巡游,留下了荒淫奢侈的骂名。殊不知他北巡塞外,演出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民族团结大戏。《隋书》记载:“大业三年(607年)八月,帝北巡,车驾发榆林,历云中,搠金河,是天下承平,百物丰实。甲士五十余万,马十万匹。旌旗辎重,千里不绝。”隋炀帝车驾过黄河,突厥颉利可汗于呼和浩特市托克托县(古云中)设宴款待。隋炀帝乘兴赋诗一首:

  “

  云中受突厥主朝宴席赋诗

  杨广

  鹿塞鸿旗驻,龙庭翠辇回。

  毡帷望风举,穹庐向日开。

  呼韩顿颡至,屠耆接踵来。

  索辫擎膻肉,韦鞲献酒杯。

  如何汉天子,空上单于台。

  ”

  “如何汉天子,空上单于台”,视汉武帝横扫漠北的武功于无用。与董必武先生“昭君自有千秋在,胡汉和亲识见高”为异曲同工之妙,有拨乱反正之功。人都跑完了,您上去看什么呢?有道理!至于“索辫擎膻肉,韦鞲献酒杯”的粗暴宴饮方式,探究一下这位中原皇帝的籍贯便知,隋朝皇帝杨氏源于呼和浩特市武川县(北魏六镇之一),其祖鲜卑姓氏普六茹。呼韩顿颡、杨广索辫、擎膻献酒、现今草原兄弟仍是这样场面。夕阳余晖映照着大黑河水金波荡漾,故隋唐以“金河”称“大黑河”(现托克托县仍有金河镇)。这条横贯呼和浩特市东北至西南的长河见证了王昭君和呼韩邪单于的并缰恩爱、花木兰的纵马英姿,也见证了中原皇帝杨广和突厥颉利可汗的兄弟情义。

倒计时23天丨马背上的呼和浩特

  北魏重镇·武川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