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我们现在有两幢蓝领公寓,基本上全部都租出去了,最后还剩两三间房。有一家企业有长租意愿,现在正在洽谈。
菜单导航

蓝领公寓调查:有了“身份证”“风”往哪儿吹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07日 18:59:15

“我们现在有两幢蓝领公寓,基本上全部都租出去了,最后还剩两三间房。有一家企业有长租意愿,现在正在洽谈。”7月10日,记者探访9号楼公寓。运营方的一位工作人员表示,近期房源紧张,租房要等到8、9月份。“那时一些长租客户可能会退房。但如果他们续租,还是没有房间可以提供。”

9号楼公寓位于北京市电机总厂大院内,前身是废旧的工业老厂房。6月15日,北京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委员会、市公安局、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联合制订的《关于发展租赁型职工集体宿舍的意见(试行)》(以下简称《意见》)正式发布实施。这让“9号楼”有了一个新身份——蓝领公寓。

作为租赁市场的新宠儿,长租公寓近年来受到社会资本热捧。但与市面上常见的主打中高收入客户的白领公寓不同,蓝领公寓主要面向的是在城市运行和服务保障行业务工的群体。当旺盛市场需求碰到政策红利,蓝领公寓能否迎来它的蓝海?

北京、杭州为蓝领公寓正名

北京市电机总厂主楼后面有一块修剪整齐的草坪,配上蜿蜒小道和一池喷泉,生意盎然又略带情调。9号楼公寓正位于此。

进入公寓,过道一旁摆放着自动售卖机和包裹架。另一侧,是一个放着几台公用冰箱和洗衣机的房间。一位保洁员介绍说,这幢四层楼的公寓已经整体出租,以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为主。

“一家酒店包下来给员工做宿舍,租期5年。”9号楼公寓的营销人员介绍道,蓝领公寓一共有两幢,基本客满,承租方以周边的企业为主。“我们只租给公司,目前不对个人出租。”

根据《意见》,北京市的蓝领公寓只能对接趸租给用工单位,不得直接面向个人或家庭出租。相关专家表示,这意味着个人无法到市场上变相买卖流通公寓房屋。而从《意见》出台的背景和针对的人群来看,蓝领公寓也并非纯商业化的产品,而是具有“准公共产品”的特性。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表示,在“租购并举”的背景下,蓝领的住房问题得到关注。“这是从新型城镇化和市民化角度考虑,相比以前农民工的住房概念,更为精准,也更务实。”

说到务实,从蓝领公寓的选址和格局也可以看出。《意见》明确,在京的租赁型职工集体宿舍供应渠道有三个:在集体建设用地上规划建设或改建;产业园区配建或将低效、闲置的厂房改建;结合区域规划调整,将闲置的商场、写字楼或酒店等改建。对于住房面积的要求为1间宿舍最多住8人,人均面积不得低于4平方米。

记者获悉,2017年9月,长租公寓运营商——魔方公寓签约租下北京市电机总厂大院内的4栋老厂房,其中两幢被改造成现在的9号楼公寓。因为当时缺乏明晰的政策和改造标准,公寓是以酒店标准进行改造的,花费较高。“所有房型都是一样的。带卫生间的房间是每月6500元1间,使用楼层公卫的是每月6000元1间。只能整租,不单独租床位。”9号楼公寓的工作人员说,目前,公寓共有152间房,每间约20平方米。内设两张上下铺,可供4人居住。

杭州的“破冰”比北京更早。今年5月,杭州颁布《蓝领公寓(临时租赁住房)租赁管理办法》,这也是地方政府以“蓝领公寓”名义发布的第一份正式文件。杭州网发布的信息显示,截至6月30日,杭州已确定蓝领公寓筹建项目38个,合计筹集房源15195套。6月22日,杭州下城区王马里蓝领公寓345套房源交付使用,为杭州首个启用的蓝领公寓。

记者对比两地政策发现,两地都明确了蓝领公寓需由用工企业提出申请,但在入住人数等细节上有所差别。比如,杭州允许租住人员携配偶和未成年子女入住。

同策咨询研究中心总监张宏伟表示,蓝领公寓兴起的城市都有大量的流动人口,各地在出台政策时都会从产业特点以及人群结构等方面作全面考虑。“在参考北京、杭州的基础上,接下来其他一些城市在出台相关政策时可能更为灵活,以符合当地实际。”

长租公寓的另一个“蓝海”

2015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当年通过网络求职的蓝领比2013年增长300%以上。新蓝领求职群体中60%为“90”后,其中选择普工、技工等工厂蓝领作为就业意向的人数比例只占到约15%,更多的人选择超市、餐饮等服务业就业,平均月收入突破4500元。相比上一代,“90”后蓝领群体更加注重居住品质。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