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串过胡同,走过巷子,绕着什刹海,孙政介绍着“隐海”正在运营中和即将运营院落。据他介绍,目前正在运营着5
菜单导航

创业者素描:90后连续创业者的在线短租叛逃记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6日 02:52:43

孙政的步伐有些快,没一会,跟着他去参观四合院的人就得三步一小跑地跟上他。

串过胡同,走过巷子,绕着什刹海,孙政介绍着“隐海”正在运营中和即将运营院落。据他介绍,目前正在运营着50套核心院落外,附近还有上百套四合院即将上线。

这难免让人浮想联翩。

这个地段,这么多院落,他什么背景,竟然有这手段?这些四合院汇集后,又将被用在哪里?

实际上,他只是一个安徽籍的普通90后。用他自己的话说:“我也只是个普通的人。”

留北京继续折腾,还是回老家?

算起来,今年是26岁的孙政创业的第10年。

2015年,对在线短租行业来说,算得上“高光时刻”。无论是融资数量,还是市场规模的增长率,这一年都处在一个波峰点上。

据艾瑞咨询发布的《2017年中国在线短租行业研究报告》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在线短租市场交易规模达42.6亿元,环比增长121.9%。

但对孙政这个92年出生的“倒霉孩子”来说,这段期间却没有那么一帆风顺。

2014年下半年,处于研二时期的孙政创业失败并“败光”积蓄,同时还因为家庭条件等原因,他又有了创业折腾的想法。于是,提出了创业想法,亲自组建了团队,做了市场调研,也做了BP(商业计划书),兴致勃勃地想要大展拳脚。

可能“水逆期”没过。

因为还没毕业,不能全职,更因为拿不出和其他合伙人一样的钱,即使作为团队第一创始人的他直接、果断地被其他人踢出了团队。

不过,目前来看,可能孙政要感谢那稳、准、狠的“一脚”。

因为,这一脚,不仅踢出了后来运营价值30亿以上的百套四合院的机会,也给他踢来了一个志同道合的媳妇儿——苏倩。

2016年,经过1年多的反思和调整,孙政和苏倩作为情侣创始人,把原先那套用于短租的四合院,通过模式的复制,将规模从一套扩大到了数套。这时,安徽老家的父母,却盼着即将毕业的他,能在当地找一份稳定的又体面的工作。

西安交大电气工程学院研究生毕业的孙政,在父母和亲朋眼中,算是他们家族圈子中,最厉害的孩子了。回老家,待在父母身边,找一个“国”字打头单位,做一份体面的工作,“高材生”配“金饭碗”,这在传统父母的眼中,无可厚非。

但,这就让孙政比同龄人更早面对一个哲学问题——妈妈和老婆同时掉入水中,先救哪个?

一旦顺从父母的想法,除了和苏倩异地外,他“铺开”的摊子,后期都得让苏倩一人承担。

而在这之前为了省钱,洗床单、洗马桶、修电器、打扫卫生、处理突发事件等都是他和苏倩一手包办的

“打扫卫生真的特别累。一客一换的床单被套什么的都得换洗。大冬天,用冷水洗床单,那种刺骨的冷,现在都还记得。还有,女生不是爱掉头发么,为了干净,经常得趴在地上用胶带一点点粘掉。”

如果说以上这些,属于“记忆犹新”系列的话,那胡同的下水与马桶起的连锁反应,算得上“刻骨铭心”了。

“因为传统风俗的原因,胡同的院子一般不建厕所。但又不可能让房客去胡同的公共厕所,所以院子内我们会改造增加厕所。但是,你知道的,胡同的下水一直都不太好。还有,那时候房客的素质,真的都不太好,马桶经常堵。这种事,总不能让苏倩做吧,所以只能我来做了。”

“对了,那时,国内的途家、小猪短租等在线平台还没兴起,国内的消费者也比较少,大部分的客人都是通过Airbnb下单的国外游客。因为时差的缘故,他们都会大半夜来咨询。为了入住率,我俩几乎每天都得撑到凌晨才敢睡觉。你看,现在手下那些员工老是说这不行,说那不行,但我都觉得这都不是问题,因为这些事我自己都做过。”

大概,孙政对做短租的第一年,印象最深的应该是颠来倒去、无穷无尽的“家务活”。而这些,其实是大部分从业者曾经面对,或正在面对的经历。

在北京还是安徽,稳定还是折腾,苏倩还是父母的选择中,孙政选择“两全”。

先雇人帮着苏倩做一些基础的保洁工作,然后听父母的,回安徽找一个国企从事本专业的工作,接着自己的每周五找借口、找机会去北京,处理着不断铺大的摊子。

这是他想出来的两全策略。

确实,凭着西安交大+电气工程专业+研究生学历,这3个标签让孙政在当地找一份“金饭碗”不算太难。

他也开始每周往返一趟北京的计划。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