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4月1日,WeWork在中国的第十四个联合办公空间正式投入运营,占据上海最贵写字楼陆家嘴国际金融中心(IFC)的第15层
菜单导航

WeWork进驻上海最贵写字楼 共享办公的风向变了!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0年02月16日 20:43:57

4 月 1 日,WeWork 在中国的第十四个联合办公空间正式投入运营,占据上海最贵写字楼陆家嘴国际金融中心(IFC)的第 15 层。

用它的设计师呼延彬玉的话说,这“就像在美国世界贸易中心楼上开了一个 WeWork 一样”,无论是世贸中心还是 IFC ,都是高端写字楼的代表,“都是跟我们 WeWork 风格不符的楼。”

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前方是下沉设计的苹果零售店

的确,WeWork 成立之初就宣称要为自由职业者和创业公司提供高效的办公空间,成立一年后便吸引了 1600 名会员入住,跨越 600 家公司——平均一个公司 2.6 人。WeWork 曾经是门小公司的生意。

现在不同了,WeWork 称公司每月新增收入中有 30% 来自大公司。IBM、亚马逊、微软、汇丰银行都是 WeWork 的客户。去年,WeWork 的大公司客户数量翻了一倍,这里的“大公司”还只包含了 1000 人以上规模的公司。

选择 IFC 本身就是客户变化的结果。这座楼下就是苹果零售店,遥望东方明珠和黄浦江的写字楼办公室租金为每平米每天 25 - 30 元,属上海最贵、在中国也只比北京国贸三期便宜一点。相应的,WeWork IFC 会员的流动工位价格也涨到了每月 5290 元起,是北京上海其它任何 WeWork 办公空间价格的三倍。

新的客户、新的地段也带来了新的设计。

进入 IFC 之后,WeWork 的设计收敛了,之后开放新办公室的设计都将以此为参照。

WeWork 在 IFC 占据整个 15 层。但当你从电梯 1 楼上到 15 楼,你并不会很快意识到自己到了 WeWork。电梯间走廊依然是白墙、大理石地面、浅黄色天顶,而不是 WeWork 标志性的霓虹灯、大标语、艳丽墙纸。这是业主要求不能改动的地方。

IFC 是一个四方形结构,每层中间区域留给电梯、楼梯、洗手间承重墙等公共设施。四周一圈是办公空间,这些公共设施基本都不能动。对呼延彬玉来说,在 IFC 做设计“就像解一个数学题一样,你知道你的不变量是什么,你的变量就围着它来变。”

为了解决这种断裂式体验,呼延彬玉唯一能做的只是一些"表面功夫",例如在电梯口的走廊两侧安装了两个 WeWork 的屏幕,播放 WeWork 相关视频,天花板也刷成 WeWork 的白色天顶,顶上装了 4 盏泡泡灯,“能让里面的元素出来,就让它出来,尽量延续到我们不能再做任何事情,”她说。

办公区域就和 IFC 其它楼层看着完全不同了。

去年 10 月呼延彬玉第一次迈进 IFC 15 楼时,她眼前只剩下了四面墙, WeWork 拆除了原办公室几乎 80% 的结构,包括办公室隔间,沙发,吊顶等,这些被 WeWork 认为和他们的气质完全不符合,且是”落后的空间结构”。

拆掉天花板吊顶之后,WeWork 把顶部裸露的管线喷成白色,这是互联网公司喜欢的办公室设计。原先 IFC的大理石地面替换成了木地板,进门后的大红色沙发换成了圆弧形的开放式棕色沙发。沙发旁是开放的饮料台,提供 24 小时的啤酒、茶叶和咖啡等,这些元素组装起来让这间办公室看上去更像是一个设计师的家, WeWork 认为在这样轻松舒适的环境下,能让人敞开心扉,或者至少逼着人们表现得更友好一些。

WeWork IFC 办公室的啤酒吧,厨房

IFC 办公室一进门就能看见圆形沙发等 WeWork 的传统元素

WeWork 在纽约的第一间办公室,透明玻璃是卖点之一

IFC WeWork 办公室采用了毛玻璃设计

被称为“移动工位”的办公桌被安置在公共空间旁,这类办公人群没有固定座位,但可以随时进入办公室,在公共区域里工作,身边围坐着和自己一样的“自由”人士。但 IFC 的移动工位数量比其它 WeWork 空间少得多。WeWork 在 IFC 2000 平米的办公空间放了 249 个工位,其中只有 8 个移动工位。

WeWork IFC 的设计调整还包括玻璃。从成立伊始,WeWork 所有的空间就都是透明玻璃墙壁。WeWork 想用透明玻璃鼓励同一空间里的人进行更多眼神交流,彼此“脸熟”后,将更愿意也更容易和对方搭话,成为朋友,培养出活跃的社区氛围。WeWork 对此有严格要求,比如租下独立办公室的公司不能在玻璃墙上贴海报等物件阻隔视线。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