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截至3月下旬,开元酒店入住率依然只有10%左右,营收占比超45%的餐饮消费基本为零。
菜单导航

陈妙林:从没遇过这么大困难,资本薄弱小酒店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0年04月24日 09:46:49

4月16日,开元酒店(01158,HK)发布了2019年年报。公司称,受疫情影响,营运及管理情况一月末开始显著下降,公司将继续实施相关评估及采取积极措施。

疫情袭来,酒店业无疑首当其冲,收入断流,损失惨重。3月22日,开元酒店公告称拟更改募资用途,将其中3.057亿港元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及营运资金”,以补充酒店受疫情影响导致的现金流流出。

“当时我们初步制定了2、3、4这三个月的计划,包括预估亏损7亿多元,加上减少8亿元的现金流流入,(需要)叠加安排近15亿元用于维持经营。”开元旅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开元旅业)创始人陈妙林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

自从卸任具体职务,陈妙林似乎再也没有像近两个月一样如此操心公司事务。1985年,33岁的他在萧山物资局金属公司经理任上受命改造萧山宾馆招待所,从此与酒店行业结缘。这么多年以来,他还从未遇到过如此困难的情况。“新冠肺炎在心理上给人们造成了一定的恐慌,后续对旅游度假出行消费影响多久多深还有待观察。同时,国际疫情形势严峻等情况也给消费的需求端带来不少影响,还需要我们保持耐心渡过难关。”陈妙林说。

叠加安排近15亿元用于维持经营

原已退居幕后的陈妙林,近几个月恢复了繁忙的工作状态。

对于困难,这位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创业,今年已68岁的“老人”直言从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难题。即使在“非典”最为严重的半年里,开元虽然也受到了极其严重的冲击,平均入住率下降到30%,收入大“跳水”。但在行业一片萧条的情况下,开元也并没有关店裁员,而是通过分流员工放假、培训等方式缩减开支,并通过房地产利润支撑度过了那段时间。

“但这次,从中国开始,多个国家因为疫情集体出现社会停摆,美股一再出现熔断,可以说在世界经济史上都是无前例的。”陈妙林说。

“疫情暴发初期,企业基本是停摆的。”陈妙林表示,1月份,各地启动“封城”措施,要求大众减少出行,旅行需求基本降为零,酒店行业一下子出现空置状态。

在2月16日发布的公告中,开元酒店称,疫情对1月下旬和2月的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预计将会对全年经营业绩造成不利影响。“当时除了天津、温州等地有几家酒店因为疫情防控需要被政府征用安置人员之外,空房率几乎是100%,总体统计入住率大概是10%。”陈妙林说。

收入没有了,但支出还在。

“集团员工一共接近3万,其中酒店员工就达到2万。”陈妙林说,年后开元旅业第一次董事会会议就讨论了员工工资问题,陈妙林最终拍板,在第一个月仍然按照企业基本工资发放,停业第二个月(待岗在家的)员工才只按最低工资标准发。而对于高层管理人员,董事会级别的领一半薪水,总经理级别则打七折。“当然如果后期疫情影响持续,一些标准会进行进一步的讨论。”陈妙林告诉记者。

工资、社保是硬性支出,钱从哪里来?开元酒店3月22日的公告称,考虑到新冠肺炎疫情对酒店业的持续影响,包括因商务旅客或游客的需求下降,以及国内商旅消费市场恢复情况的不确定性,并考虑到疫情对公司的业务运营及财务表现造成不利影响,公司决定重新分配部分未动用的募资。其中3.057亿港元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及营运资金,用于租赁款、货款、税款等企业日常营运,以补充酒店受疫情影响导致的现金流流出。

“这是我们2月初就做的初步的安排。”陈妙林说,疫情暴发后,开元旅业就召开会议安排应对措施,初步制定了3个月的计划,包括预估亏损7亿多元,加上减少8亿元的现金流流入,叠加安排近15亿元用于维持经营。

“除了上市公司的资金单独安排,另外集团层面还有理财资金五六亿元,银行存款大概五六亿元。这部分资金能保证3个月内(疫情影响下)企业正常运营。”陈妙林告诉记者,“另一方面,钟南山院士也预测疫情完全结束可能要到6月底甚至更久,我们也会在近期再次开会讨论下一步的应对策略。目前我们集团整体仍有20多亿元的银行授信没有动用,年前审批还有20亿元的企业债额度。”目前开元旅业负债率总体维持在较低的状态,疫情对企业后续整体的规划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一个月收入相当于之前一天

在《2019年胡润百富榜》上,陈妙林以75亿元人民币财富排名第531位。

不过,陈妙林依旧住在杭州开元名都大酒店边上的小区里,也依旧保持着到开元名都大酒店那个写有“创始人办公室”的房间工作的习惯。

回顾当时的“停摆”时段,让陈妙林忧心忡忡的另一个问题,是怎么安置多达数万的员工。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