淅川旅游网

淅川旅游网

http://www.xclyw.com

对于民宿而言,想要活下去且要好好活下去,需要具备三大核心能力,即品牌能力、营销能力和运营能力。
菜单导航

阵痛中的民宿业:很多人并不是报复性消费,而

作者: 大成 发布时间: 2020年05月16日 11:22:22

从疫情刚开始的“毁灭性打击”,到清明节的“复苏抬头”,再到五一劳动节的“市场强心剂”,民宿行业经过了过山车一样的上半年。

随着疫情稳控,周边游、短途游、省内游市场火热,据途家数据显示,今年五一民宿订单量已经恢复到去年同期的65%。疫情推进了民宿市场的小型洗牌,长期来看,这场洗牌算是短暂而必然的阵痛和大考。

想要活下去,阵痛中的行业要做出哪些思维转变和模式优化?民宿业似乎是个可剖析的样本。以下为民宿PMS系统提供商“订单来了”的创始人沈爱翔的口述内容。

早在3月10号,我们就接到了第一笔“五一”住宿订单,那个时候我们就推测五一节应该会是整个周边游的爆发期。而对民宿市场的信心,其实在更早的2月份就建立了,虽然当时是疫情最严重的时期,但考虑到疫情后大家可能会有强烈的出行需求,以及商家们普遍也有回笼现金流的强烈诉求,我们从2月中旬开始尝试帮民宿商家做预售,实际效果远超预期,之后预售这件事我们就持续在做了,我们也能够提前感受到消费者的消费意愿和能力是依然在的。

到4月份的时候就已经进入了疫情以来的密集预订期,预订量每天都在以3-4倍的速度增长,4月27号是到了一个高峰期,直到五一期间仍然不停有订单进来。整个4月全国大部分地区已经恢复到了去年同期水平的70%-80%,而五一期间,以杭州地区的民宿预订为例,入住率基本达到了70%以上。

以前清明和五一都是以家庭亲子游为主,消费力强且客单价高。这次由于境外疫情的不可控,假期更倾向出国的年轻人,在国内周边游民宿的预订比例上直线增加。从消费心态上来说,五一并没有出现所谓的报复性消费,反倒更像是恐慌性消费——害怕疫情“反扑”再次被关在家里,趁着现在解禁,赶紧和家人朋友出行游玩。

我们说民宿市场整体复苏了,更多指的是乡村民宿。一个原因是乡村民宿大多是民宿主自有房屋改造或者一次性支付3-10年房租的长期租赁,很难短期内放弃,加上前期装修投入的固定成本非常高,而运营成本相对来说却很低,所以不会因为短期疫情就退出。另一个原因是第一季度本就是乡村民宿的淡季,即使有疫情冲击损失也并不大,从我们平台的数据可以发现,2020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同比2019年虽然下滑了55%,但是2019年第一季度占全年的营收也只有16%而已,也就是说从全年收入来看的话,今年受疫情影响的收入部分仅减少了约8%。

当然也有部分乡村民宿商家在这次疫情中被淘汰了。他们大多是小微商家,主做地区生意而不是全国生意,在其民宿的经营进程中,跟所在地区的成熟度相关性很强,而每个地区都会经历破冰期、成长期和饱和竞争期。

比如像网红旅游地区莫干山,它的民宿数量已经近1000家,就处于饱和竞争期,在这个时间段就会出现末位淘汰。类似的地区还有同样处于过度饱和期的厦门、丽江,民宿间的竞争非常激烈。还有很多刚刚兴起的旅游目的地属于成长期,民宿还处于继续开店增长的过程中,消费也在增长过程中,比如桐庐、成都、阳朔。而河南的大部分旅游城市都处在破冰期,是民宿的蓝海市场。

相比乡村民宿市场的乐观和稳定,城市民宿面临的压力则非常大,入住率相较同期下降甚至达到了60%。

目前国内城市民宿主要分为三大类别。第一类模式是自持物业,比如拿自己家里的几套房子来做民宿。这类民宿主的基本生存能力很强,没有房租等大的现金支出压力,是否继续做都无所谓,疫情当前存活下来也基本没问题。

第二种类型是二房东,租赁多套别人的房子,装修后再做民宿出租。高昂的租金成本加上疫情下房源长期闲置基本没有收入,让他们遭到“毁灭性打击”,也是这次疫情下损失最惨重的一方。而大量难以活下去的二房东,或为了生存把自己的房源转变为长期出租,或干脆选择直接退出市场。

最后一类是资产托管型民宿,一般都是品牌连锁民宿。这类民宿的成本压力不大,因为它不用付房租租金,主要根据营业的收入与房东分成,不过虽然存活压力不大,但基于疫情前期城市开放度迟迟没有放松,谨慎的市场预期下还是有很多房东选择了退出。

疫情是加速了行业里的竞争和淘汰,对于民宿而言,想要活下去且要好好活下去,需要具备三大核心能力,即品牌能力、营销能力和运营能力。以前大部分的民宿都聚焦在运营能力上,营销能力并不强,也没有自己的品牌,面对现在流量竞争越来越剧烈的环境,最迫切需要提高的就是营销能力。

声明:本媒体部分图片、文章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